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深入解析朗尼克的曼联任期:管理层、教练、球员互相折磨

[复制链接]
LDL曼伦 发表于 2022-5-25 14: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朗尼克的临时主教练任期以一场失利告终。

尽管收官战0-1负于水晶宫,曼联还是保住了欧联杯资格,只不过他们早就无缘欧冠资格的争夺了。曼联最终拿到英超第六,净胜球为0;由于英超末轮上演了多出极为刺激的好戏,这场比赛似乎显得无关紧要了。

然而回过头来想,也许在朗尼克去年十一月上任后不久,就已经能看到一些令人不安的迹象了。

主场迎战水晶宫的首秀确实充满希望,球员们在场上相当努力,回应了朗尼克对于积极逼抢的要求。实际上远方还有一位教练在关注曼联的比赛并给出反馈。

这个人就是拉斯-科内特卡,朗尼克在莫斯科火车头的助手。他会就曼联的比赛表现给出分析,中场休息时通过基伦-麦肯纳传达给朗尼克。

这一情况让部分幕后团队成员嗤之以鼻,因为曼联自家的首席表现分析师保罗-布兰德不知怎么的就被晾到一边了。布兰德握有足够的权限,能获取多个角度的录像和海量数据,但朗尼克主要想听听自己信任的昔日副手的想法。虽然只能远程沟通,科内特卡毕竟早就让朗尼克知道了自己有更多的基础技术。接手曼联后没能找来首选助手的朗尼克面对的是一个颇为艰巨的挑战,他觉得有个随时待命的好友有助于自己的工作。

63岁的朗尼克和44岁的科内特卡曾在霍芬海姆、沙尔克和莱比锡合作,这段关系已经保持了超过十年。朗尼克上个月被正式任命为奥地利国家队主教练,上任后会继续跟科内特卡合作。

特内特卡是欧洲足坛的录像分析先驱者之一,在2006年引起了朗尼克的注意,还给执教拜仁时的瓜迪奥拉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是朗尼克咨询公司的合伙人,也曾被推荐跟朗尼克一同入主曼联,但出于对莫斯科火车头俱乐部的承诺,他最终选择继续留在俄罗斯

尽管如此,朗尼克还是高度重视科内特卡的深刻见解,实际上从上任的第一天起就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幕后团队,此后也会定期联系。

科内特卡偶尔会在比赛日跟朗尼克的助手——伊万-夏普聊聊,夏普跟克里斯-阿玛斯戴着苹果耳机的画面已经成了教练席的标志之一。需要说明的是,曼联从未给科内特卡付过服务费。

有人曾看到朗尼克中场休息时在更衣室外面看手机。周日的比赛结束后不久,阿玛斯同样拿起了手机。
2.jpg
克里斯-阿玛斯

上周科内特卡依然参与了对于曼联球员和对手的录像分析,但The Athletic得知,这种合作方式有时候也会拖慢分析流程。

比赛结束后,34岁的布兰德不得不等着科内特卡先仔细看过录像细节,再剪出标定的片段给球员们传阅。训练内容是基于反馈信息制定的,所以有时候曼联的训练赶不及在上午开始,得挪到下午。有一回,科内特卡协助制定了一堂大约20名球员参加的训练课,结果当天的实到人数多了些,教练组不得不重新安排。

科内特卡也会参与对手的录像剪辑。今年一月曼联对阵布伦特福德的周中比赛之后,这位分析师就开始了下一场比赛的分析工作,一直忙活到周五临时午夜才搞定,赶上了曼联主场迎战西汉姆的比赛。

科内特卡在比赛中始终能展现影响力,最终得到了获得所有实时数据的权限,朗尼克十分重视他的意见。然而有些人认为朗尼克的决策有时候还是偏慢了。比起仅仅依靠跟阿玛斯的场边沟通,朗尼克更愿意听听科内特卡的建议,借助电脑分析决定战术调整或换人。
3.jpg
拉斯-科内特卡

在竞争极其激烈的英超,每一瞬间都至关重要。比如对阵西汉姆的那场比赛,80分钟过后比分还是0-0,朗尼克准备用林加德换下C罗。比赛数据说明C罗已经显露疲态了。

麦克-费兰发现了另一种解题思路。他向技术总监达伦-弗莱彻建议,换上马夏尔是更好的选择,因为对面的莫耶斯换上了弗雷德里克斯。弗雷德里克斯是一名进攻型边后卫,费兰认为曼联可以在左路找到空当,马夏尔习惯游弋到左侧,而林加德更喜欢靠向中路。

弗莱彻转达了费兰的观点,朗尼克表示接受,费兰则激励了马夏尔一番,当时法国人已经开始就租借事宜跟塞维利亚谈判了,而且公开跟朗尼克发生了争执。考虑到球队需要一粒进球来争取三分,教练组判断应该把C罗留在场上,但他会得到卡瓦尼的支援,这样一来西汉姆防线就需要提防两名前锋,前场会出现更多空当。格林伍德被换下。

曼联补时绝杀,C罗、卡瓦尼和马夏尔联手在左路创造出机会,拉什福德完成终结。朗尼克最初将费兰边缘化,后来逐渐依赖起这位59岁的资深助教。

那场胜利让曼联升至积分榜第四,老特拉福德被彻底点燃。赛后在更衣室里,欢快情绪也感染了朗尼克的另一位助手——夏普,他激动地告诉其他人自己会一生铭记这个夜晚。

可能觉得这份狂喜理应留给更重要的时刻的C罗与一些队友迅速收拾好离开,迎接接下来的国家队比赛。

C罗缺席了上周三在曼市市中心中餐馆“天外天”举行的队内聚餐,俱乐部组织了这次聚餐,想给工作人员和球员们一个机会向长期为俱乐部效力的雇员道别。C罗不是唯一的缺席人员(还有其他八九名资深球员没去,这次聚餐本身也不是强制性的),但朗尼克认为这就暗示了队内的“团队精神”相当糟糕,他后来在最后一场赛前新闻发布会上也说到了这点。
4.jpg
对于朗尼克而言,“团队精神”正是他难以克服的最大阻碍。

参加曼联的面试时,朗尼克曾说到如何通过细致的战术指导以及对明确战术体系的信任来重整球队的信心。他没能预计到更衣室问题,也没想到“临时”头衔会让自己在推行足球理念时变得更加犹豫。实际上他的本能想法是顾及球员的风格,而不是造成更多骚乱,据悉,朗尼克反思过后也为此感到后悔。

朗尼克继承的这套阵容有三名夏窗重要引援——C罗、桑乔和瓦拉内,三人都是背负着首发期待的球员,也会影响到上赛季英超亚军的和谐氛围。朗尼克觉得自己接手的是一支风格不统一的球队,球员们有不同的足球思维,还有数名球员是出于个人动机投入比赛。

在意见相左的时候,朗尼克会询问球员们的想法,结果得到了各种各样的答案。近期的一次球队会议中,一位资深球员表示,球队将从更深入的训练,更多的阵型训练中获益。另一名球员则说球队的主题应该是简单的“享受”和“自由度”。这就是两位更衣室里的重要人物基于过往的夺冠经验得出的互相矛盾的观点。

消息人士透露,朗尼克因此觉得迷茫。此前在霍芬海姆和莱比锡,他都可以基于一个纲领性的足球理念引领引援工作。朗尼克此前就曾在公开场合谈到曼城利物浦如何依据自己的足球思路打造阵容。曼联在这方面则做得相当混乱。

曼联早早在欧冠和足总杯两线出局,还创下了英超时代的最低积分,这个赛季彻底陷入混乱。

上至高层,下至球员,都需要为本赛季的成绩负责,这也是滕哈赫早早开始工作的原因。他想要尽快入主这家急需纠正航向的俱乐部。
5.jpg
约翰-莫特、滕哈赫、范德加赫

朗尼克尝试去理解曼联球员,想要打造一个积极的团队环境,还专门把心理学家萨沙-伦斯加到了幕后团队里。

12月6日,也就是曼联1-0小胜水晶宫的第二天,朗尼克在卡灵顿把伦斯介绍给了球员,并尝试通过解释德乙的职业足球环境鼓励球员们建立联系。

这个细节是否给球员留下深刻印象还有待商榷,但更重要的是,伦斯那时没有顺着朗尼克的邀请介绍自己或说明自己的工作方式。他表示自己给球员提供建议前会现在训练基地里四处观察一番。
6.jpg
萨沙-伦斯

伦斯到最后也没能展现自己的能力。他向资深工作人员征求了建议,了解如何跟特定的明星球员沟通,但他的开放政策并没有迎来源源不断的访客。球员们本身就不愿意向陌生人敞开心扉,朗尼克的“临时”头衔也让球员觉得为他的训练课下大功夫的好处不明显,毕竟他执教几个月就换人了。

朗尼克也有类似的感受。此前他就表示自己为俱乐部的问题深重程度感到惊讶。

朗尼克在任命幕后团队的过程中受挫了,这也无助于他的执教工作。他原本要求任命6位助手,实际上只获得了3位。朗尼克自己没有英超经验,来了之后感叹就是积分榜最后一名也不好对付,阿玛斯、夏普和伦斯同样是英超新兵。曼联在卡罗路球场1-0获胜后,阿玛斯惊讶于比赛速度。

朗尼克起初想到了一位有英超经验的前球员,但脱欧后的规则意味着这名前球员拿不到劳工证。

朗尼克接下来盯上了一位志向远大的欧洲教头,脱欧后的政策意味着同样行不通。曼联尝试说服当局认可他的资格,甚至向英足总提交了一份35页的文件,可惜未能成功。

之后朗尼克接触了一位履历上有一长串奖杯的教练,不过这段不足一赛季的任期本身就意味着不可能吸引来这样的好教练。朗尼克最终只能把视线投向红牛系,找来了阿玛斯和夏普。

训练课的主题是尽快抢回球权并第一时间向前推进。球员们得到的指示就是在无球状态下要保持好紧凑的阵型,内收站位。然后球员们希望指示能更细致一些,不是简单的一句“纵向发展”。
7.jpg
朗尼克执教的第三场比赛,即对阵纽卡一战,曼联共计167次送出球权,创下本赛季纪录。一些替补球员对本场比赛的表现不以为然,场上疯狂的折返跑像是篮球一样。

C罗和格林伍德在中场休息时实在忍不住了,表示希望看到更高质量的传球,而不是无脑推速度。

朗尼克还向弗爵爷取经。对阵伯尔尼年轻人的比赛后,阿玛斯在休息室里见到了弗爵爷,向他讲述了自己球员生涯在芝加哥火焰以及教练生涯在纽约红牛和多伦多FC的经历。弗爵爷客气地回复:“在这里执教,单靠这些履历还不够,孩子。”

朗尼克被迫在战术布置上做出妥协。在第一场球队会议中,他向曼联球员出示了英超方面关于冲刺和防守的数据,球队的排名相当低。他说,这些数字呈现的只是平均水平,但他们并非平均水平的球员。球员给出了良好回应,但对阵水晶宫时展现的高强度比赛转瞬即逝。

朗尼克质疑部分球员可能从来都不愿意承担较大的比赛负荷,因此他觉得坚持自己的思路恐怕难以建立团队凝聚力。他开始适当放弃自己的思路,寻求球员的支持。

一开始他排出了4-2-2-2阵型,C罗可以获得一名锋线搭档,曼联也更难被击溃(索尔斯克亚执教的最后7场比赛里,有3场比赛至少丢了4球),但是在面对纽卡和诺维奇展示过优点后,该阵型被弃用。由于缺乏有效的集体逼抢,曼联中场被直接暴露在对方火力之下。

0-1输给狼队后,朗尼克意识到球员们拿不准逼抢触发点,于是决定在对阵维拉的足总杯比赛中简化战术布置,还在录像分析课上与阿玛斯和夏普一道不断重复自己的思路。虽然他做出了这些努力,一些调整后的计划也在兑现,但看上去朗尼克和球员之间还是缺少化学反应。
8.jpg
正如上周五朗尼克自己解释的那样,问题核心是C罗。“克里斯蒂亚诺打进了不少球,我完全不怪他,他在那些比赛中做得非常好,但他毕竟不是那种逼抢怪兽。即便他年轻时也不会在场上喊,‘对面得球了,我们能在哪儿把球抢回来?’其他几名球员也一样,所以我们不得不在某个阶段作出妥协,也许我们妥协得过头了。我们始终没能找到有无球的平衡。”

对于朗尼克的球风来说,一位在无球状态下活力十足的中锋能发挥关键作用,曼联任命朗尼克时也知道这点。37岁的C罗对于自己的比赛优势有非常清晰的认知,主要精力会放在有球在脚的时段或嗅到得分机会之时。

教练组早在对阵伯恩利时就讨论过撤下C罗的话题,那只是朗尼克上任后的第五场比赛。索尔斯克亚在曼联战平埃弗顿的比赛中试过,而且遭遇了外界的严苛审视,卡里克则在面对切尔西的比赛中将C罗放在替补席待命获得了不错的效果。

朗尼克预计自己做出同样决定的话会造成大问题,最终让C罗首发登场,曼联也3-1击败肖恩-戴奇的球队。C罗取得进球。

私底下朗尼克有理由更加谨慎地看待使用C罗的问题。把伦斯介绍给球员的同一天,朗尼克告诉球员们自己会在对阵伯尔尼年轻人的比赛中大幅度轮换。认为自己可能错过一场欧冠比赛的C罗带着火气离开了卡灵顿,他告诉队友,自己要么应该首发,要么就彻底轮休,因为在寒冷的天气里坐板凳三个钟头对自己的身体不利。

C罗在对阵布伦特福德时第70分钟被替换下场,随后的激烈反应向公众证实了朗尼克的担忧。朗尼克原本考虑过下一场对阵西汉姆的比赛不让C罗上,但最后的结论是C罗的情绪反而能给球队带来好处。
9.jpg
朗尼克最终咬牙在赛季最重要的比赛之一里做了尝试。3月6日的曼市德比前,他告诉C罗自己打算调整战术,随后在训练课中演练了布鲁诺和博格巴出任两个伪九号。

C罗向球队报告自己遭遇了髋屈肌伤情,飞往葡萄牙进行治疗,没有前往伊蒂哈德观战,一些队友怀疑C罗是不想遭受自己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无缘首发的耻辱。

曼联1-4失利后,人们开始研究曼联的备战工作。曼城轻松搞定了曼联的首发,博格巴踢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位置。朗尼克私下承认自己在人员选择上犯了错,他原本计划让博格巴和布鲁诺干扰曼城的进攻发起。

尽管交出了C罗上报伤情担忧后队友印象中最出色的训练表现之一,卡瓦尼还是缺席了那场曼市德比。在朗尼克确定了激进的布鲁诺-博格巴组合后,卡瓦尼告诉队医自己的身体尚未做好出场准备。到了曼联同伯恩利的那场比赛,卡瓦尼在球队继续一粒进球时被替换下场,那似乎就是决定他跟朗尼克关系的关键时刻。

尝试了解球员们的伤病情况成了朗尼克的长期任务之一,到了赛季尾声,一些球员也对彼此有了同样的疑虑。这也是朗尼克跟马夏尔不对付的原因之一,法国人在换帅时就想在冬窗离队。

对阵维拉的足总杯比赛前,马夏尔在训练中攻入一粒世界波,本来他会在那场比赛中登场,但他之后上报自己遭遇了肠胃炎。截至此时,马夏尔已经两次在比赛日当天无缘比赛大名单,朗尼克被迫临时调整,启用原本没打算放入大名单的球员,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到了下一场比赛,朗尼克在敲定比赛名单前让弗莱彻问问马夏尔能否出场。马夏尔表示自己踢不了。朗尼克认为马夏尔自己断绝了出场的可能性,于是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就这么说了。马夏尔在IG上更新动态予以驳斥。

有些消息人士认为,不论马夏尔有什么过错,如果朗尼克当时是亲自过问马夏尔的病情,两人之间的摩擦是可以避免的。

朗尼克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坦率态度令众多球迷耳目一新,也让球员觉得不舒服。在朗尼克表示转会纽卡未果的林加德提出休假请求后,球员本人通过推特进行了更正。足球总监约翰-莫特起初跟林加德说,如果觉得有必要可以休息一会儿,然后介入了此事,提醒朗尼克这类谈话应该保密处理。

曼联总是会冒出各种问题,就像打地鼠游戏一样。

去年十二月,工作人员发现埃里克-巴伊现身的地点跟此前同意的地点不一致,于是把参加国家队比赛的他召回。曼联原本同意让巴伊提前离队备战非洲杯,但巴伊后来被告知返回卡灵顿。巴伊最终因非洲杯迟了些归队,还不幸受伤。朗尼克当着全队的面批评了巴伊。

朗尼克最近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达了自己对于球队中伤员数量的担忧,但他说这话的意思不是想给医疗部门施压,而是意在球员招募。

他原本认为俱乐部可以利用冬窗出售冗员和引进新援解决部分问题。26人组成的一线队阵容过于臃肿了,渴望离队的马夏尔和林加德已经影响到了队内情绪。

然而在冬窗开启之前,朗尼克没能和即将离任的执行副主席伍德沃德或谈判主管贾奇会面。他被推给了从未真正参与签约谈判的莫特和弗莱彻。
10.jpg
弗莱彻在新年伊始就传达了这样一则信息,曼联俱乐部(即老板乔尔-格雷泽、理查德-阿诺德和莫特)不认为一月是进行转会运作的好时机。此时的阿诺德正要从伍德沃德那儿接过CEO的岗位,他认为球队当前的竞技目标并不是争冠,而是争夺前四,为临时主教练批给几千万英镑的转会预算实在不够谨慎。

招募主管斯蒂夫-布朗在一月领头召开了一场战略会议,会上点明了曼联的策略。与会者在没有做出任何实际决策的情况下讨论了长期目标,这也是曼联近年来的一贯主题。

这就让朗尼克困惑了,曼联管理层似乎不清楚要做什么。

朗尼克曾在内部询问,马蒂奇离队早已是大家都预计到的事,为什么俱乐部没有提前引进一名防守型中场来应对。他质问为什么在2020年夏窗砸了9000万英镑引进阿玛德、佩利斯特里和范德贝克,没拿这笔钱引进一名肯定能坐稳主力的强援。他想知道为什么多名球员都获得了丰厚的合同,还被告知这些新合同是对他们出色表现的奖励。

弗莱彻提到了“上层”,最终答案为这是伍德沃德和贾奇制定的策略,并且得到了乔尔-格雷泽的认可,可以用来保护账面价值。

即便格林伍德被捕后,曼联冬窗不引援的立场也没有改变。这是一起朗尼克完全无法掌控的场外事件,也导致一名重要球员无缘比赛名单。

格林伍德是曼联阵中最接近朗尼克理想球风的攻击手,正如他公开说的那样,这位临时主教练认为灵活看待转会市场上的机会本可以帮到球队,他还提到了三个名字——胡利安-阿尔瓦雷斯、路易斯-迪亚兹和杜尚-弗拉霍维奇。三人都在冬窗完成了转会。如果他能预知格林伍德的事件,朗尼克就不会放马夏尔离队了。到了冬窗截止日,朗尼克再次提出引援申请,依然无济于事。

多位消息人士称,曼联的转会过程存在太多的制衡因素,导致缺乏灵活性,最终也导致方向感不够明确。

曼联私下辩解说,急匆匆地完成一笔紧急签约是愚蠢的做法,这么做只会把谈判话语权交给卖方俱乐部,而且正式主教练能得到的预算会变少。

卡灵顿的一些人认为朗尼克变得更关心俱乐部的长远前景,而非场上的赛果,不过搭建俱乐部架构就是他成名的原因。俱乐部员工尝试让朗尼克专注于执教任务,但做过体育总监和主教练的朗尼克认为,这两个职位的职责不能简单地切割开来。

在朗尼克看来,曼联成绩不佳是因为一线队阵容本就是分裂的,是五名不同的主教练攒出来的。

朗尼克确实会为了扭转竞技状态而征求球员的想法。C罗还曾经领头组织了一场球队会议,提出曼联应该踢双前锋。但朗尼克因队长马奎尔未被算在内感到不爽,早早结束了讨论。马奎尔作为球队领袖的信心在本赛季明显有所动摇,还有报道发问应该让更衣室里的哪位球员接过队长袖标。

可能有人会说,一位经验更为丰富的教练会自己主导这些议程,而不是让球员说了算。可话又说回来了,安切洛蒂在皇马逆转曼城时也询问了资深球员的意见。不过召开过球队会议后确实需要果断地做出决策,而朗尼克素来比较犹豫。

客战马竞的欧冠16强比赛可以说是赛季最重要的一场,朗尼克直至开球前数小时还在纠结该让谁出任首发右后卫。他的直觉是选择达洛,但其他人支持防守能力更强的万-比萨卡。朗尼克最后出于安稳考虑以及和拉什福德的合作关系选了林德洛夫。这场辩论让曼联的备战工作更富戏剧性。

这类最后时刻才做出的决定成了朗尼克任期的主题之一。由于曼联阵容失衡,朗尼克一直在纠结阵型和人员,先后使用过4-2-2-2、4-3-3、4-2-3-1、4-2-4阵型,上个月还在安菲尔德排出了3-4-1-2。其实朗尼克上任后就一直在考虑改打三中卫,但防线上的伤情,尤其是瓦拉内的缺阵破坏了他的计划。

曼联只是在双红会前一天练了练这个陌生的三中卫阵型,球员们在比赛中显得相当混乱。
11.jpg
有时候教练组调整战术体系的时机偏慢,比如十二月主场踢伯恩利的比赛。朗尼克在训练中演练了4-2-2-2和4-2-3-1阵型,全队站位较窄,旨在针对本-米应对直接起高球不力的弱点。阿玛斯和夏普主导了关于伯恩利的录像分析,却没有考虑到本-米身处一支保级球队,样本量足够大才让他们注意到本-米输掉了一些争顶。

其他更熟悉英超的教练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阵型宽度恰恰是打穿伯恩利防线的关键。朗尼克在比赛当天把阵型改为4-4-2,曼联3-1获胜。

达伦-弗莱彻屡屡出现在场边也成了朗尼克任期之初的特征之一。在索尔斯克亚下课后,弗莱彻开始扮演这个带着技术总监头衔的助教角色,在朗尼克上任的头几场比赛里也继续展现自己的存在感。临时主教练并非一直信服弗莱彻给球员的指示,在曼联输给狼队后,他提出弗莱彻不如就常驻教练席。

考虑到技术总监这个头衔,弗莱彻在执教过程中和比赛日当天的举动都是相当不寻常的,但已被视作特殊情况。这位对曼联有深厚感情的38岁前球员尝试在这个动荡的赛季里提供球队需要的各种帮助。他一直都在学习这个角色,去年一月就应索尔斯克亚邀请加入了一线队教练团队。

弗莱彻需要操心的事可不少,他会参与卡灵顿多方面的工作。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日程安排,朗尼克给球员们的休息日要多于索尔斯克亚时期,因此支援团队(比如运动科学部门、按摩师和瑜伽教练等)不确定何时需要到岗待命。
12.jpg
在球队经历特别糟糕的比赛表现后,弗莱彻还会充当调解专员。他在曼联输掉了三月的那场曼市德比后尝试平息事态,还在朗尼克于双红会半场休息时换下琼斯后让琼斯冷静下来。琼斯整个赛季都让自己保持可以出场的状态,因此对于两个月来的头一场比赛就被半场换下感到沮丧。

被俱乐部挖来出任定位球教练的埃里克-拉姆塞在索尔斯克亚时期有专门的时间演练定位球战术。挪威人离开后,这部分时间不固定了,加之卡里克、麦肯纳和马丁-珀特相继离开,拉姆塞不得不转为常规教练。

曼联和朗尼克都希望那三位教练能继续留下。莫特还登门拜访,提供了一份条件更好的合同,尝试挽留麦肯纳,但麦肯纳那个时候跟伊普斯维奇的谈判已经相当顺利。一些消息人士认为,如果俱乐部在索尔斯克亚离任后立刻展现出积极主动的姿态,也许能说服那几位教练留下。

曼联认为任命朗尼克是一石二鸟之计,能为俱乐部争取到时间招募下任正式主教练,同时也能借助这位德国教练界先驱的专业知识。

然而从竞技角度来看,这次任命没能奏效,曼联自2020年以来首次无缘欧冠,也使得滕哈赫入主后首个夏窗的引援工作更加复杂。

选择朗尼克的责任得由莫特来负,虽然这次任命理论上讲是一次精明的决策,但足球总监只能靠实际结果来累积声望。

也有人认为,当曼联球员刚开始表现出对战术布置的疑虑时,莫特就应该介入的。然而这个职责被交给了弗莱彻,前曼联中场领命扮演一线队和俱乐部决策者之间的纽带。另一些人指出,曼联给朗尼克付工资为的是让他激活球队,而莫特把注意力放在了寻求新任正式主教练上。确保这个决定正确无误就是莫特的首要任务,最终曼联选择了滕哈赫。

朗尼克起码提拔了埃兰加,滕哈赫应该会期盼这名边锋能保持成长势头。

然而在朗尼克麾下,曼联一线队并没有就哪些年轻人有望凭借训练表现获得首秀机会跟青训学院密切沟通。就比如有些人不认可他双红会最后时段换上汉尼拔的决定,觉得这次出场机会不能让这个19岁的年轻人展现自己的有球能力。
13.jpg
朗尼克给了17岁小将加纳乔首秀机会,但没有现场观战青年足总杯决赛。今年三月他前往利体育村看了曼联U19跟多特U19的比赛,不过下半场心思就不在那些年轻人身上了,他通过电视看了米堡击败热刺的足总杯比赛。11天过后就是曼联对阵热刺的比赛。

朗尼克不得不分配精力去应对更重要的一些问题,虽然战绩下滑,一些人觉得他把新闻发布会当成了保护自己声望的机会。但无论如何,他的观点都应当正视。莫耶斯、范加尔、穆里尼奥和索尔斯克亚私底下都有过一样的抱怨。

朗尼克已郑重呼吁莫特为了滕哈赫在转会市场上迅速行动,精明且高效的招募是俱乐部重返英超争冠集团的关键因素之一。朗尼克肯定会和继任者聊聊,就像索尔斯克亚跟他自己的沟通一样。

朗尼克任期内照过的镜子或许会显现出他自己出现了裂痕,但即便如此,他的意见仍然值得俱乐部好好听听。​​​​

原文译者:没掌握财富密码   原文地址:深入解析朗尼克的曼联任期:管理层、教练、球员互相折磨  来源:The Athletic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