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输掉一场战役,赢得整个战争!英超的美国老板会卖掉球队吗?

[复制链接]
0
280

KSE总部位于丹佛,旗下的丹佛掘金队周末两战,一胜一负,基本锁定季后赛名额。冰球队(科罗拉多雪崩)遭遇挫败,季后赛仍存一线生机。大联盟足球队(科罗拉多急流)主场失利,但毕竟赛季才刚刚开始。 NFL球队(公羊)乔迁新居,喜迎四分卫新援加盟,此外还有本周的选秀大戏。

最惨的一幕,出现在克伦克的海外球队。阿森纳,自1996年以来,首次主场不敌埃弗顿。与此同时,吸引全球关注的,是球场外球迷的呐喊声。五天前,这支北伦敦球队,参与了一个“欧超联”项目,与埃弗顿 - 这种“非欧超联”球队的比赛,差点就成了走走过场。

周一,另一支美资背景的英超豪门,利物浦客场挑战利兹联,他们似乎已经厌倦了为欧冠资格而奋战。埃兰路球场外,大批球迷示威,抗议欧超联赛。周二,切尔西坐镇斯坦福桥迎战布莱顿,球迷抗议的一幕再次上演。

酋长球场外,抗议声浪响彻云霄。比起利物浦、切尔西这样的豪门,KSE的银行信用度比较低,致使阿森纳在最近几个赛季的战绩总是低人一头。“克伦克滚蛋”(#KroenkeOut),这样的标语口号,宣泄着球迷们长期以来心中积压的怒火。

丹尼尔-埃克(Daniel Ek)是一名枪迷,他在推特留言:“从小到大,我一直为阿森纳加油。如果KSE想卖掉阿森纳,我愿意接盘”。

丹尼尔-埃克,38岁,瑞典人,流媒体音乐平台 - Spotify(声田)的老板。2006年,他与人合伙创建了Spotify。如今,Spotify已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现估值400亿英镑。埃克持有约9%股份。就在本周一,Spotify股价上涨近5%,埃克的身家坐地增值1.65亿英镑。

发推三天后,埃克接盘呼声似乎很高,阿森纳名宿博格坎普、亨利和维埃拉也有意接手。

然而,KSE,还有创始人斯坦-克伦克,是否想卖呢?

周一,某位长期从事运动队交易的金融家,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表示,克伦克,或者其他“欧超联”的美国老板抛售球队,是无法想象的。

俱乐部也发布了同样的官方消息,认为克伦克想卖掉球队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关于脸皮的厚度,动物学家的排序是:大象 - 犀牛 - 克伦克 ...... 这位73岁的老者,2016年被评为“圣路易斯最遭恨的人”,因为他把NFL的公羊队从圣路易斯迁到了洛杉矶。面对疫情导致的经济损失,克伦克的应对之策是,裁掉阿森纳工作人员55人,其中包括吉祥物 Gunnersaurus。

“克伦克不会抛售”,英冠巴恩斯利的美国老板,保罗-康威(Paul Conway)透露:“他与全球巨富沃尔顿家族联姻,希望把阿森纳传给后代子孙”。

1974年,地产开发商克伦克与安-沃尔顿结婚。21年后,安-沃尔顿继承了父亲在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的股份。夫妇二人的财富加起来超过120亿英镑,是埃克身家的三倍。

克伦克家族后继有人,儿子约什(Josh)是NBA丹佛掘金队,以及NHL科罗拉多雪崩队的主席,也是阿森纳的非常务董事。

欧超联土崩瓦解两天后,在周四的球迷论坛上,约什-克伦克声称,家族没有出售阿森纳的打算。

美国老板乔丹-加德纳(Jordan Gardner)同时持有丹麦希尔星格、英冠斯旺西和爱尔兰邓多克的股份,他认为:“欧超联闹剧,不会对英超的美国老板们产生长期影响”。

“美国老板的声誉受到打击,有些已经道歉了,他们还会玩下去。像曼联的格雷泽,还有克伦克这样的,对俱乐部并不上心。所以,在我看来,球迷的强烈抵触对他们没啥影响。这些老板不会因为“欧超联”事件出售球队,尤其疫情已现胜利曙光”。

伊普斯维奇的新任老板,来自洛杉矶的投资人布雷特-约翰逊(Brett Johnson)对此表示赞同。

“我认为参与欧超联的美国老板不会卖掉球队。他们会保持低调,度过风口浪尖”。

布鲁斯-布恩德兰特(Bruce Bundrant),曾在芬威体育集团(FSG)旗下的利物浦俱乐部商务部门工作,之后在摩纳哥队从事类似的工作,最终自己创立了Riviera Sports公司。他也认为美国老板们不会卖掉球队。

“老板们会因为“欧超联”卖掉俱乐部?难以想象,除非他们早就想卖”,也就是说,美资背景的英超三强,阿森纳、利物浦和曼联不会挂牌出售,除非有人提出无法拒绝之报价。

如果周一的报道属实,瑞典老板埃克收购阿森纳的出价不到20亿英镑,低于福布斯估值。这仅仅是2007年至2018年间,克伦克收购阿森纳股份付出成本的三倍。

三倍利润,听上去像是克伦克付出时间和精力的丰厚回报,实则不然。相比之下,曼联同期增值四倍多,格雷泽家族已经从俱乐部中拿出2亿多英镑,用于股息和其它开销。FSG投资十年间,利物浦增值十倍。

然而,即使埃克本人,或者由埃克牵头,某FSG风格的投资集团,提出足以令KSE心动的报价,那么,现在是出售的好时机吗?

康威(Conway)创建的“宏爱大平台”(Pacific Media Group),旗下拥有比利时、丹麦、法国和瑞士等多家足球俱乐部。他认为:“只要出价够高,格雷泽家族和芬威集团总会心动的。但是,随着美国税率的增加,他们的要价也水涨船高。结果呢,只有‘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和世界富豪榜前50名能买得起”。

“在美国,投资体育运动的目的,完全是为了资产增值,增量可高达数十亿美元。老板从中拿出一小笔钱,每次几百万美元,用于他们的日常开销。

“目前,美国的资本利得税率已达到15%,而且仍不断上升。拜登总统要求富豪们的资本利得税率为43%,致使俱乐部出售变得愈发困难。老板们会说:再等5年或10年吧,等税率降下来”。

当然,所有这些,对克伦克如此,对格雷泽家族和FSG集团亦是如此。正是由于上述原因,上个月,曼联联席主席艾弗拉姆-格雷泽(Avram Glazer)抛售了7000万英镑的股份。与此同时,FSG将其体育帝国的11%股份,以超过5亿英镑的价格,卖给了Redbird Capital Partners。

他们还会卖吗?

利物浦主席汤姆-维尔纳(Tom Werner)表示,把这家疫情之前,盈利颇丰、战绩斐然的俱乐部出售套现?只有“疯狂的报价”,才能打动FSG。同时,格雷泽家族直言,他们考虑再卖出20%股份。尽管在英格兰最大的俱乐部球场空场比赛,但曼联已经在2020年的第四季度扭亏为盈,格雷泽家族并不想放弃这棵摇钱树。

问题来了,阿森纳、利物浦、曼联,还有另外英超三强,为什么要卷入欧超联这个蹩脚项目,为什么要成为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口中的“十二恶人”,让自己如此愚不可及?另一方面,欧超联闹剧演出的同时,欧足联敲定了欧冠联赛扩军,英超成为最大赢家,比赛场次增加,再加上两个“外卡”名额,就像是为英超六强量身定制。

“我怀疑,这是转移视线的计策”,普利茅斯队的美国老板西蒙-哈利特(Simon Hallett)如是说。

“毫无察觉中,他们从欧足联那里达成所愿。正常情况下,欧超联12创始人中,10家能顺利进军欧冠,另外两家也不难获得外卡资格”。

还有一个问题,正如康威所提出的,谁那么有钱,能得起这些俱乐部?

至少,埃克报出了一个KSE可能愿意考虑的数字。对于利物浦,也有众多来自中东的报价。而在一封致曼联老板的公开信中,英国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勋爵(Lord Jim O’Neill)和商人保罗马歇尔爵士(Sir Paul Marshall),希望格雷泽家族以14美元的发行价出售股份,将手中的曼联股份减持至49.9%。这比当前价格低了近3美元。佛罗里达方面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作为职业投资银行家,哈利特认为,美国老板没有任何理由急匆匆地抛掉这些富庶的英超俱乐部。不过,在一定程度上,外界对欧超联项目的强烈反对,会影响美国老板对欧洲足球的兴趣。

“为了留住观众,足球必须改革,但不能像“欧超联”那样”,哈利特解释说。“我们需要激情和梦想”。

“我怀疑,美国老板的兴趣正在减退,尤其是那些一直关注欧洲足球的私募股权机构。在他们看来,媒体资产重组迫在眉睫。他们所反对的,包括升降级制度,以及欧战名额的竞争。

“此外,不设工资帽,也是美国老板反对的重点。这些人都是工商学院的高材生。金融学上讲:资产价值,等于产生的净现金流之和。如果没有净现金流,也就不存在价值,只有市场价格。工资帽的设置,有助于让球员收入成为定值。

“因此,这是金融理论与足球文化正面交锋。这一次,足球文化完胜”。

“美国老板输掉了一场战役,但有望赢得整个战争”。

“归根结底,企业老板们不喜欢风险,但竞技体育本身恰恰充满了风险”。

上周,曼城主帅瓜迪奥拉明确表示,如果光赢不输,那就不是竞技体育。

康威赞同哈利特的观点,欧超联,实质上是在欧洲足球的基础上,实施北美的成本控制,因为毕竟要从摩根大通兑现一大笔支票。

“美国老板想要的,是像美国体育界一样,和球员集体谈判,设置工资帽,这样才能保证稳定的现金流。NFL、NBA和MLB的球员,都是通过集体谈判协议,获得联盟总收入的47%-50%。相比之下,一些英超球队的工资支付比例超过80%”。

欧超联合同的小字里,隐藏着一条:工资帽为55%左右。创始成员们对这一条款争论不休,几乎诉诸法庭。

加德纳解释说:“美国人在体育领域的投资,总要寻求一个风险最低、经济回报最高的体系”。

“可惜事与愿违,与传统的北美体育相比,欧洲足球的风险非常高。不难理解,美国老板很难接受目前的体系,他们希望废除基于绩效的游戏规则,通过限制成本的方法,来降低投资风险”。

和哈利特一样,斯特凡-西曼斯基(Stefan Szymanski)也是一位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英国经济学家。他是密歇根大学的教授,经典著作《足球经济学》的作者之一。与哈利特不同的是,他认为上周的闹剧不会改变发展的大方向。

西曼斯基说:“当我向学生们解释升降级制度,他们困惑不解,坚信这在美国根本行不通”。

在讨论“英超改革方案”(Project Big Picture)期间,笔者采访了利物浦最大单一股东,约翰-W-亨利。当时,他表达了对英超中小俱乐部的失望:“大多数人在恐惧中畏首畏尾,而不是满怀希望向前看”。

“在我看来,问题存在于文化层面。既然可以万象更新,为何还要因循守旧?要有开拓精神”。

“但是,根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对高质量足球的渴望依然迫切,比如:哈里-凯恩 PK 姆巴佩,梅西 PK 萨拉赫。然而,大多数欧洲俱乐部仍然处于财政崩溃的边缘,这说明未来几年内,会有更多新的老板接手这些球队”。

约翰-珀塞尔(John Purcell),是伦敦金融分析机构Vysyble的一位专家,多年来,他一直预测欧洲超级联赛的出现。现在,他仍认为欧超联终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珀塞尔说:“我们在五年前就预见到这一天,因为我们衡量了所有的商业成本,可以看到,俱乐部的亏损速度远远超出了盈利速度”。

“随着美国业主的大量涌入,尽早解决持续亏损的问题成为重中之重。此外,这些老板们在美国也拥有自己的体育产业。如果你认为他们无视球迷意愿,不顾文化传统,不想在欧洲寻求成功和盈利兼得的经营模型,未免有些太武断了。

“就目前而言,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妖怪已经从瓶子里放出来了。实现盈利,是资本主义的存在法则。很遗憾,体育本身,只能退居次要位置”。

由此可见,没有一个美国体育投资专家,会认为FSG集团、格雷泽家族,或者克伦克家族会卷铺盖卷回家。

正如西曼斯基所指出,这些老板们并非顽固不化,故意与本土客户,或“遗产球迷”作对;恰恰相反,他们是乐观主义者,相信随着疫情接近尾声,竞技体育会很快触底反弹。媒体版权方面,正处于再次腾飞的边缘。他们相信,这场革命,将释放数百万球迷的价值。

埃克,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全部回复0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