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钟鼓馔玉不足惜,但愿长安不复疾:曼城如何守护球员健康

[复制链接]
7UNITED7 发表于 2020-11-25 00: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以下内容来源于自Lu Martin与Pol Ballus合著的《佩普的曼城:组建一支超级球队》。文章改编自其中未出版的章节。

曼城输给南安普顿的比赛是他们本赛季英超的第九场失利,对于一支素质优秀、资源丰富的球队来说,这个数据可谓敲响了警钟。主教练瓜迪奥拉承认自己很难理解这种情况:尽管曼城的进球数冠绝联赛,但在诸如本周日这样的比赛中,他们却一球难进。

不过和队员们的表现相比,瓜迪奥拉同样关注他们的身体状况。曼城正在备战7月18日的足总杯半决赛,并且更为重要的是,下个月在葡萄牙,全新的欧冠淘汰赛还在等待着他们。

在新冠疫情导致的三个月停赛期后,曼城在联赛重启前仅有三周的训练时间——相比之下,德甲球队则有五周。现在,他们要三天一赛,瓜迪奥拉最担心的就是球队的伤病情况。

他说,由于曼城的球风一直固定,他很清楚球队在首场比赛中将以何种战术方式迎战阿森纳。但在这之后,随着疲劳不断积累,他对未来也感到吉凶未卜。

如果一周前有人问瓜迪奥拉,他会不会比以往更依赖冰浴之类的东西时,他会令人难以置信地答道:“我们根本就用不上啊!”像冰浴、持久按摩这些球员恢复的基本项目,在前一段时间一度是禁止开放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重启后的第二场比赛中就更换了8名首发队员;而周四4-0大胜利物浦之后,周日输给南安普顿的比赛他又换了6名首发。

这几周以来情况有所缓和,设施逐渐开放。但仍有许多足球领域中最先进的康复技术仍然得不到启用,而如今正是最需要它们的时候。

可以说,曼城是全世界阵容厚度最深的球队,也是最有能力面对伤病潮的球队。如果你觉得他们已经严阵以待,不妨来看看他们的医疗部门是如何运作的。

费兰-索里亚诺2012年来到曼城担任CEO时,就开始着手打造一套世界顶级的球员支持系统。“我一直清楚,照料好球员有多么重要。这背后的理念就是:‘如果我的车库里停满了法拉利,那我需要最好的技师也不足为奇。’我们的阵容价值10亿英镑,因此一年花200万英镑照顾他们再合理不过了。”

如今曼城的康复设施之豪华,被热苏斯的私人教练称作“足球世界里的NASA”。但当索里亚诺刚刚上任一周,和届时曼奇尼麾下的医疗主管费尔-巴蒂会谈时,一切才刚刚起步。

他正试图为曼城医疗部门的未来奠定基础。

“我作了自我介绍,并告诉他我想知道他的需求,以及他对医疗部门的看法,”索里亚诺说,“他的回答让我无话可说。他大概是说,‘我们俩只需要讨论一件事:交接工作。我马上就离职了,以上’。”

巴蒂和曼奇尼之间的关系极度恶化,以至于索里亚诺只有一个选择:再招一名医疗主管。选拔过程一直持续到马克斯-萨拉的到来,他是一位意大利的资深医师兼自行车爱好者,曾在卡塔尔的阿斯拜尔青训营、意大利AC米兰俱乐部以及自行车队Mapei工作。他至今仍是曼城体育医疗部门的主管。

他们抛开了前任的遗产,重新建立了一套长期方案。2016年瓜迪奥拉上任后,尽管还受拜仁的经历影响,也觉得这套方案非常有用。

瓜迪奥拉曾和“神医”汉斯-沃尔法特矛盾重重,在前者的眼里,后者的方法早已过时。

75岁的沃尔法特是拜仁的队医。他在市内有一座占地1600平方米的豪华诊所,从不出席球队训练,这让瓜迪奥拉颇为恼火。20世纪70年代,他就是拜仁“三巨头”赫内斯、鲁梅尼格和贝肯鲍尔的队医,同时还为鲍里斯-贝克尔、伊万-伦德尔、玛莲-奥蒂、林福德-克里斯蒂和尤塞恩-博尔特这样的体育明星诊疗过。瓜迪奥拉的球队似乎不是他工作的主心骨。

西班牙作家马尔蒂-佩拉纳乌在他的著作《佩普的秘密》中记述了瓜迪奥拉在拜仁的经历。他这么描述两人之间的关系:

“神医的理念(和佩普)大不相同。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在训练场出现,也没有必要随队参加联赛或者国内杯赛,只有欧冠赛事他会随行。如果有球员需要诊治,他得自行前往神医的私人诊所,哪怕是在比赛日前一天。在神医看来,让球员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康复很有必要。”

据佩拉纳乌所述,瓜迪奥拉没有强求解决这一问题,他也不想打破拜仁40年来的传统。但他要求另一名医生,也就是神医的儿子基利安-穆勒-沃尔法特可供调遣。在欧冠客场输给波尔图后,小沃尔法特随即辞职,这使得情况愈发紧张。更加糟糕的是,他通过报纸宣布了辞职决定。神医在2018年出版的自传中自我辩护道,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深刻的侵犯”,并描述瓜迪奥拉是一个“软弱而不可靠”的家伙,“他对医疗事务毫无兴趣;他要求我们变魔术而不是做治疗。”

曼城体育总监提克希奇-贝吉里斯坦对这一切了如指掌。因此,瓜迪奥拉对曼城的医疗团队有任何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给予满足。

“我们对医疗部门的所有安排都包含着一个目的:安抚一头野兽。只要拉蒙-库加特在身边,野兽就会很安静。”这头野兽当然就是瓜迪奥拉。

拉蒙-库加特不仅是曼城老板的好友,也是全世界顶尖的外科手术医生之一。2016年,他加入了欧洲皇家医师学会,并发表了一篇名为“足球与半月板伤病”的演讲。他已经为数千名病人做过手术,从运动员到儿童,从欧洲王室到阿拉伯酋长。他说他不是和病人的膝盖说话,而是倾听它们的声音。他一生都致力于医疗和助人事业之中。

他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在西班牙塔拉戈纳继承了一片父亲留下的土地,在上面种植棕榈树和桃树。

库加特曾是一名受过训练的足球运动员。16岁时巴塞罗那队签下了他——但他的母亲要求他继续学业。他随后在著名医生加西亚的督导下学习。而18岁的时候,加西亚发现他和自己的女儿蒙特塞在家里走廊上接吻——他们几个月后就结了婚,养育了三个孩子。

“他是我认识的最慷慨的人。”瓜迪奥拉如是评价库加特。

库加特和他的团队是曼城和他们在巴塞罗那诊所之间的核心一环。不过在曼市东部的曼城足球学院中,他们也有一座诊疗中心。而瓜迪奥拉也为组建这支团队提供了帮助。

“他和马克斯(萨拉)之间没有问题,但他要求招募一名营养师,”贝吉里斯坦说道,“这并不容易,但我们找到了心仪的人选:席尔瓦-特雷莫雷达。”特雷莫雷达是一位来自加泰罗尼亚的营养学家和铁人三项选手。她在休假年期间和瓜迪奥拉在纽约见面,并帮助他设计了一份新的菜单。曼城足球学院的饮食无糖无麸质,以鱼肉、水果、蔬菜和坚果特色。2016年,俱乐部的圣诞大餐是寿司。

有私人厨师的球员同时也接受俱乐部营养师的指导,后者要求他们要多样饮食(包括各种肉类、坚果、米饭、沙拉和水果),以保证营养均衡。球员的私人厨师、理疗师和体能教练也会配合俱乐部,在俱乐部测试并强调的领域内做具体的工作。比如说,控制血液中的镁含量。

根据新冠疫情的防治要求,当前俱乐部只有两名厨师,而平时有六名。他们在训练基地工作,和球员一样,每两周接受一次病毒检测。

营养师主管汤姆-帕里会协助打包午餐,因为目前球员不能在餐厅内就餐。作为纪录片《曼城重启》的一部分,他介绍了球员的补剂情况,这些都会根据每两个月的血液测试作调整。血液中的成分,包括铁和镁元素,都会像红绿灯一样受到严格监控。比如说,如果一名球员的血液铁含量“亮了黄灯”,他就会需要服用铁元素补剂,以期在下次测试中得到“绿灯”。

疫情期间,所有球员都得到了Omega-3补剂,以便加速恢复、减少炎症、促进益生菌素生长,从而帮助球员调节免疫系统。

在厨师们清理厨房后,专业清理员会再清理一次,随后再由另一组人员进行消毒。负责曼城足球学院卫生工作的公司表示,他们当前使用的是一种除菌率达99.9999%的溶液。该效果可以持续8周,但最近他们的消毒工作比以往更频繁、更全面。

“佩普帮了我们很大忙。他知晓、倾听并喜欢了解这些细节,包括球员们的具体情况,”萨拉说道,“和他合作很容易。他总是问:‘有解决方案不?’这是他的执念:如果有问题,就要解决它。而他不会强迫球员出场,不会让他们挑战极限:只有健康时他们才能出战。如果还没恢复,那就不行。”

萨拉出生于意大利北部的科摩市,会说英语和西班牙语,当然还有意大利语。七年前他来到曼彻斯特,只和学校里的小伙伴们踢过足球。他热爱的是自行车运动,曾经和兰斯-阿姆斯特朗、米歇尔-巴托利和马克-潘塔尼在青年组中同场竞技。“我只能在小时候和他们一起比赛,因为18岁时我得决定自己的前途,而当时我选择了成为一名医生”。

在瓜迪奥拉首次率曼城夺得联赛冠军时,他对自行车运动的热爱几乎让他丧命。他计划在12天内骑车3000英里横穿美国,对此他的同行们亲切地称为固执之举。在努力八天之后他精疲力尽,不得不终止这次尝试,不过此举已经筹集到了8万英镑的善款。

上任伊始,萨拉就要求所有部门联手合作,理疗师、队医与瓜迪奥拉的体能教练洛伦佐-博纳文图拉定期举行会议,评估全队的身体状况。实际上,作为瓜迪奥拉忠实的技术团队中的延伸部分,这群专家来自不同的文化和运动领域,包括篮球、铁人三项和网球,他们将自身经验倾囊传授给球员们。

“球员也是运动员,但他们会想知道像拉法-纳达尔这样的顶级运动员,或者NBA球员的情况,包括他们的轶闻、饮食习惯以及康复过程等等,这些内容我们的团队都知道,可以讲述给球员们听。”

一支球队里,理疗师往往是与球员相处时间最长的角色。因此,他们实际上也是球员的心理咨询师。正是在一张张按摩床上,更衣室的关系变得逐渐亲密。“他们创造的是奇迹。”瓜迪奥拉如是评价他的理疗师团队。2018年萨内的光速康复就是例子。在对阵卡迪夫城的比赛里,萨内在拼抢中脚踝受伤,初步检查显示他得休战数月。但实际上,他在两周后就重返了赛场。若是没有恢复,球员是不能上场的,但理疗师倾尽所能,为他们争取一切康复的机会。

随着疫情之下的足球联赛重启,曼城的幕后工作方式也得适应英超联盟和英国政府的安全要求。在5月19日球队训练课重启后的几周内,理疗师只能分别在训练前和训练后15分钟内为球员服务。相比于平日里,不少球员每天都需要按摩来改善身体状况,现在这一点儿时间可谓少之又少。

一开始,为了遵守防疫协定,曼城在足球学院一线队大楼之外搭起帐篷。随着时间推移和管理规定的改变,他们得以重新使用常规的训练设施。现在他们可以回到室内锻炼,尽管还需要执行特殊的措施,比如将按摩床分开放置。

对于理疗师来说,照料每个球员都会面临不同的情况。每次按摩,贝尔纳多-席尔瓦都恨不得立刻开溜。“他不喜欢按摩。”他们在训练场上互相转告。另一方面,还有一些队员却总是按不够,尤其是津琴科,还有大卫-席尔瓦。总体来说,老队员总是更愿意听取建议。

“一般来说,他们都明白自己需要理疗师。”詹姆斯-鲍德温说道。他一直都是伯里足球俱乐部的球迷,2009年来到曼城担任预备理疗师。上赛季李-诺贝斯转投利物浦后,他接过了首席理疗师的位置。

“但这和他们每个人的伤病史也有很大关系,这会加强他们的意识。最后,每个人都对身体状态这类事情感到好奇而充满兴趣。如果他们沿走廊而下,看到我们在照料其他球员时,他们会走过来,询问你具体在做什么内容。”

体育科学部门负责补充理疗师的工作,有时甚至得亲自上阵。他们和营养师紧密合作,帮助球员在各方面作调整,包括预防伤病、控制体重,以及监控体脂率和水合程度。

部门主管山姆-伊里斯和瓜迪奥拉的长期体能教练博纳文图拉也常常一起工作,并出席球队的训练课。疫情发生以前只要有一周三赛的情况,曼城球员们都会花更多的时间与这两位专家合作使用最先进的康复设备,而不是一味地留在训练场上。

正如热苏斯的私人教练所说,曼城是“足球界的NASA”。根据球员疗愈的需要,这里的游泳池可以自由调节水深和温度,并产生不同强度的波浪。这里有一间低氧室,可以调节温度、湿度和空气内的氧气含量。伤员则可以在人工模拟出的高温缺氧环境里进行骑车或拳击训练,仿佛置身于海拔9000英尺之高的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实际表明,高海拔训练有助于提升运动员的有氧适能。另一方面,曼城的冷冻治疗室可以达到零下130摄氏度的低温,以供球员在比赛日后康复。

曼城甚至真的有一套“NASA级别的设施”,那就是著名的AlterG反重力跑步机。作为康复器材,它可以大幅减少腰部以下的体重负荷,这意味着有伤在身的球员可以在伤愈前开始慢跑训练,同时避免腿脚关节受到过多冲击。这种技术被NASA用来模拟宇航员在低重力环境下的情况。

一般认为,足球运动员从一场比赛中恢复需要72小时。但在三个月的休赛期结束后,曼城的比赛基本上就是每72小时一场。他们比以往更需要这些恢复手段,但新冠疫情条例限制了他们使用这些平日里随时可用的设备。

这几周以来,越来越多的设施逐渐开放——现在冰浴池可供单人使用,按摩的条例也变得宽松——但这也意味着像Omega-3这样的补剂越来越多。有私人理疗师的球员往往还能使用压缩裤,这也能帮他们恢复。

这些顶级俱乐部的精密工作也许会令人震惊。比如说,每六个月,队医都要用超声波扫描和对比球员的肌肉、肌腱和软骨组织。两年积累下来的数据库事无巨细,为预防医学提供基础,对抗伤病。

在曼城,这项工作由马塔和胡安乔承担,他俩是库加特在巴塞罗那诊所里的两台扫描仪。萨拉对他们的评价很高:“他们不只是够用,他们是太好用了。一般人不知道库加特医生是谁,也不知道能和他以及他的团队一起工作,我们有多幸运。”

贝吉里斯坦解释他如何安抚那头“野兽”:“佩普要求我们把库加特留在身边,”他说,“我们知道,只要佩普和他待在一起就会感到安心。马克斯-萨拉也很了解他,所以我们得以顺利地安排库加特作为医疗团队的外部顾问。”

萨拉和库加特在来到曼城前就早已认识,而贝吉里斯坦在这段关系上又添了一笔点睛之作:前西班牙人球员、医生埃杜-毛里。毛里和萨拉在阿斯拜尔青训营是同事,又因为和巴塞罗那的关系而与库加特熟识。幽默风趣的他同时也是极少数能满足和库加特共事要求的人。他就是曼城的最佳人选。

萨拉对库加特无比尊重:“作为全世界最好的专家之一,他帮了我们很多忙。他住在巴塞罗那,他的诊所也在那儿;但每当我们有需要时他都会有空。同时,他还有一个专家团队可供我们任意调遣。”

“有远在巴塞罗那的库加特医生与我们合作,这大有助益。”

事实上,上个月正是库加特操刀为阿圭罗做了半月板手术,这是他的专长。

瓜迪奥拉希望,通过不断轮换阵容,曼城能在欧冠16强淘汰赛次回合中以全员迎战皇马。他们首回合在伯纳乌以2-1击败了银河战舰,但随后就开始了停赛。如果晋级的话,他们还要为后续在葡萄牙举行的欧冠比赛做好准备。

假使曼城能在队史上首次征服欧陆的话,索里亚诺一定会为他每年花费200万英镑的这座“法拉利车库”而感到高兴的。

转自虎扑体育   来源:The Athletic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卡灵顿学员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