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精品转载] 曼联的进攻推进为什么不顺畅?

[复制链接]

自打2018年12月接手曼联以来,索尔斯克亚已经一次次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在面对强敌时取得胜利。执教的第5场英超联赛,索帅就成功地在战术层面压制对手,帮助曼联1-0击败热刺。一个月之后,曼联在首回合两球落后的情况下逆转大巴黎晋级欧冠下一轮,索帅也锁定了一份3年的合约。

回顾索帅入主老特拉福德至今的表现,当曼联对阵“英超六强”球队时,表现和战绩总是能证明他配得上这份合约。在上赛季的“六强”小联赛中,曼联10场比赛豪取18分,仅次于克洛普执教的利物浦。


然而,当曼联对阵英格兰中下游球队,看着对手摆大巴打自己的反击时,他们就显得手足无措了。肖恩-戴奇的伯恩利和霍奇森的水晶宫等球队都从曼联身上拿到了分数,他们所做的就是让曼联拿球时艰难地攻坚,自己获得反击机会时再重点打击曼联速度太慢的中卫。

尽管曼联上赛季最终拿到了66个联赛积分,赛事重启后的出色状态帮助他们冲到了积分榜第三,单看面对非英超六强的28轮比赛,他们仅仅拿到48个积分。


由上图我们可以看到“英超六强”球队从上赛季初至今对阵狼队、南安普顿、水晶宫、伯恩利、纽卡和西汉姆等队的战绩。瓜帅的曼城在14场比赛中拿到27分,排在倒数第二,曼联则是更吓人的14场17分。

你可以说曼联拿下了42分里的17分,也可以理解为他们丢掉了25分。以利物浦的情况作为对比,他们上赛季全季就丢了15分,其中还有8分发生在利物浦于6月25日夺得首个英超冠军之后。

曼联的战术布置

曼联本赛季短暂试过菱形中场4-4-2阵型和3-4-1-2阵型,不过他们的主打阵型还是4-2-3-1。值得注意的是,上赛季赛事重启后格林伍德成了右路的首选,但本赛季他得到的机会并不多,索帅最近数周的新宠儿是马塔。


在进攻端,曼联有足以撕碎防线的个人能力,也有威胁巨大的团队配合,对阵谢菲联的这粒进球就是绝佳例子。博格巴直传找到费尔南德斯,葡萄牙人冷静地后脚跟磕给马夏尔。

法国前锋身后就是巴沙姆,所以他和拉什福德来了次撞墙配合,曼联10号的直塞将巴尔多克和巴沙姆甩在身后。马夏尔接到传球,面对未来的队友亨德森轻巧挑射破门,完成职业生涯首个英超帽子戏法,将比分定格为3-0。


然而,上赛季英超重启后的前几周里,谢菲联是全欧表现最差的球队之一,而曼联面对的大多数中下游对手的阵型都比他们更加紧凑和组织有序。每每面对这些主动摆大巴的对手时,曼联在进攻发起阶段欠缺套路的弱点就会暴露出来。

控球状态下的曼联

曼联不擅长攻坚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他们的长传次数不够多。正好相反,他们在控球时运转不够快,没办法充分拉扯对方的防守阵型,让自己的长传创造出得分良机。


根据fbref.com的数据,曼联本赛季尝试长传次数仅排在英超第19位,就和上赛季一样。本赛季前7场联赛,曼联一共尝试了606次长传,而利物浦和切尔西在前6场比赛里就分别尝试了972次和905次。

如果林德洛夫在拿球时只能尝试短传,他面对的选择会受到限制。如上图所示,林德洛夫只有4个选择。要是对手再成功地把林德洛夫和后腰隔开,他就只剩下马奎尔和万-比萨卡两个选项了。

由于林德洛夫趋于保守的控球本能和其他原因,曼联没办法充分拉扯对手,而对方可以精准地预测皮球的走向。如果曼联能把长传转移变为常规武器之一,他们就能迅速调整进攻方向,让边锋获得与对方边后卫一对一的机会,拉什福德等人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

如果曼联能利用转移球拉开进攻宽度,对手也会相应延展阵型宽度,从而在中路留下更大空间,曼联的攻击手也能做更多事。尽管长传并不能达成既定目标,他们还是能迫使对方后卫为了拦截传球偏离自己的防守站位,从而达到破坏对方阵型的目的。

当防守人偏离防守位置后,如果曼联能抢下二点,或者截下对手的解围,他们就能获得威胁巨大的得分良机。所以简单来说,尝试更多直接的长传有助于他们拉扯对方的防线,给中路创造空间。

跑动不够勤快

曼联面对紧凑的阵型束手无策的另一个原因是前锋的无球跑动做得不够。当曼联推进到球门附近时,攻击手的无球跑动倒是做得不错,但是在进攻发起阶段,他们的跑动不足会影响到球队的进攻推进。


上图是对阵水晶宫的比赛的实例,面对对方施压的前锋,曼联后卫能做的只有来回横向倒球。没有哪位曼联攻击手冲击对方防线的身后空当,也没有人回撤接球,结果就是他们没办法扯动对方的阵型。

咱们可以拿利物浦的这个片段作对比。菲尔米诺从中锋位置大幅回撤,为队友提供一个短传的选项,不过范戴克看到了罗伯逊的跑动,于是果断选择长传。


曼联前锋缺少攻破大巴所必需的跑动,因此对方球员被拉出防守位置的可能性更低了,他们也更容易预测曼联会把皮球传向什么区域。不管是冲击身后,在阵线之间寻找空当,还是从中路游弋到边路,精明的跑动都能迫使防守方做出反应,留下进攻方可以利用的空当。

锋线和防线都需要做出自己的努力以便解决这一问题,后卫持球时不可避免地需要尝试更多有风险的传球,用长传穿透对方紧凑的阵型,而前锋必须更加努力地贡献无球跑动,让对手猜测自己的进攻意图,不断撕扯防线。

不会破解高位逼抢

只要对手逼抢他们的双后腰,索帅的4-2-3-1阵型就会经常出岔子,由于马蒂奇速度偏慢,博格巴的竞技状态又飘忽不定,在中场丢球就成了曼联的致命弱点。


上图是曼联惨败于热刺一战中的片段,博格巴接到了万-比萨卡的传球,然后迅速被霍伊别尔贴上。博格巴转身甩开了丹麦中场,但丢掉了对球权的控制,让拉梅拉完成抢断。没错,有时候曼联中场需要为这些失误负责,但是曼联也应该调整进攻发起的战术体系,避免出现这些高风险的情况。

博格巴丢球有多个原因:他的停球选择,既没有看到拉梅拉上抢,也没有算好自己与拉梅拉的距离,准备接球时也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体形成护球屏障。然而,真要掰扯责任的话,万-比萨卡一开始就不应该传给位置并不好还有人看着的博格巴。


上图画出的红色区域是场上的“危险区域”。当球队排出4-2-3-1阵型时,两名后腰的站位基本就在这个区域内,对手可以通过更多的角度逼抢这两名球员,减少他们持球的时间,从而让持球一方难以完成进攻推进。

另一方面,当球队的攻击手在边路接球时,对手上抢的角度相对更小。在这种情况下,攻击手就可以以更为开放的身体姿态接球,他们有充裕的空间观察周遭的情况,并冲向前场。


然而,曼联在进攻发起阶段将球传导至边路时难以进一步向前推进,就如上图所示。控球的万-比萨卡有充足的的处理球空间和时间,但他面前并没有轻松的传球选项。马蒂奇被凯恩紧盯,格林伍德身边有几个热刺球员,博格巴则处于传不到的位置。

由于没有传球选择,万-比萨卡被迫回传给右中卫巴伊。在曼联的比赛中,这是非常常见的场景,也能解释他们为什么经常冒险选择传给双后腰。而这也是曼联推进到前场的最常规套路。


再看对阵水晶宫时的这个案例,左路的卢克-肖身前就是汤森,他的最佳传球选择就是回传给马奎尔。如果想让球队有更好的推进表现,索帅可以指示边锋更多地前插冲击身后,这样一来边后卫就可以更多地送出直传,与边锋形成联系。

如果边锋能顺利接到球,他们就能在对方半场深处与边后卫形成一对一。此外,这样的直传也能将对方防守人带出原本的防守位置,在其他防区创造空间。即便是对方后卫先拿到球权,曼联也可以顺势在前场高位逼抢,争取拿下第二点甚至第三点。只要他们在前场断球成功,此时对手的防守阵型还处于混乱状态。

这类进攻能给曼联提供更多的推进办法,球队也能用新的思路考验对手。总的来说,边锋保持进攻宽度,待在变线附近有助于曼联的进攻推进,边后卫会有更多的传球选项,当对手拉宽阵型应对曼联的边路进攻时,中路会出现更大的进攻空间。

可能的解决方案

曼联可以让其中一名后腰回撤到两名中卫之间,形成三中卫的站位,解决第一阶段就推进不顺畅的问题,在进攻发起阶段保持中后场的3-1站位。上赛季赛事重启后,马蒂奇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他也让球队在防守端更为平衡。


这种实际上3-1进攻发起结构挺适合曼联的,三名中卫能有更多角度传向对方锋线和中场线之间的空当,身前的队友可以更多地位置互换,并进一步向前推进。单后腰能获得更大的自由度,可以在中场四处游弋找寻空间,反而安排两名后腰出现在“危险区域”有时候会互相影响,减小传球角度。

另外,三中卫能更加流畅快速地传导皮球,球队可以不断运转,不停地来回拉扯对方阵型。


当对方两名前锋上前干扰时,三中卫也能让曼联获得人数优势,不管皮球在哪一侧,同侧的边后卫还能接应,而另一侧的边后卫可以在边路等着队友的转移球。


对阵哈森许特尔执教的南安普顿时,曼联就采取了这个思路,应对圣徒的逼抢。曼联后卫从左侧一路将球转到右侧,然后找到中路无人看管的博格巴。博格巴带球杀向前场,传给了左肋部的费尔南德斯,葡萄牙人没耽误时间,迅速传给身前的马夏尔,马夏尔过掉沃克-皮特斯爆射破门。

总结

也许最能总结索式曼联矛盾状态的就是本赛季欧冠小组赛的表现,他们能够击败上赛季的决赛队伍(大巴黎)和半决赛球队(莱比锡),却不敌欧冠新军伊斯坦布尔。尽管曼联在反击中能找到舒服的进攻节奏将对手撕碎,当对手主动回收阵型时,他们总是陷入挣扎,然后看着对手用自己的长处击败自己。

索尔斯克亚有责任找到新的办法提升球队的传导能力,对场地宽度的利用率,还有纵向传球能力。曼联目前排在英超第14位,因为挪威人需要调整自己的战术体系来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俱乐部高层将别无选择,只能向赋闲在家的波切蒂诺求助,以扭转这个赛季的局势。

原文译者微博@吴文博ATZ  原文地址:BTL:曼联的进攻推进为什么不顺畅?  来源:Breaking The Lines
全部回复0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老特拉福德球童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