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球队从英超降级怎么办:如何挽救快速贬值的球队

[复制链接]
7UNITED7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在英冠玩得开心点,正蠢材。”

时任查尔顿主席理查德-穆雷(Richard Murray)若是回想起2005年5月15日的那个下午赛后,他或许觉得在与时任水晶宫主席西蒙-乔丹(Simon Jordan)擦肩而过时应该稍微礼貌一点,攒点人品的。那个下午,查尔顿在主场2-2逼平了保级形势原本一片大好的南伦敦死敌,把刚刚升上英超一年的水晶宫重新踢回了英冠,也间接帮助西布罗姆维奇奇迹般地保级成功。

穆雷大为光火的原因大概是乔丹没有来到主队会议室参加查尔顿为客队制服组设下的赛前午宴。另外,在五个月前,乔丹接受一份报纸的专访时是这么说的:“可以这么说,我觉得有很多的俱乐部老板特别喜欢瞎折腾,当然,我觉得也有那么些人也会这么说我。” 这本是外交辞令一般的言语,却把穆雷气的吹胡子瞪眼睛。
所以当俩人在山谷球场的通道里擦肩而过时,穆雷幸灾乐祸地对着乔丹开嘲讽。而乔丹遇到的糟心事还不止这一件。他的耳朵里不仅充斥着查尔顿球迷的讥讽,还慌慌张张地撞到了(当时)水晶宫边锋韦恩-鲁特里奇(Wayne Routledge)的母亲。

鲁特里奇是水晶宫青训营的作品之一,14岁加入水晶宫青训营,17岁时就开始为水晶宫出场,并得到了英格兰U19国家队的征召。他的母亲西拉(Sheila)在水晶宫降级不过一个小时候后就表示,他的儿子不会再为水晶宫效力了,他们要去更大的俱乐部。

降级,真是残酷。

米克-麦卡锡(Mick McCarthy)告诉我们2003年桑德兰以当时创纪录的19分,21个进球和15连败降级时,这个烂摊子是有多么难收拾。

80名员工即将在几天内收到他们的解雇信,麦卡锡跌坐在主教练办公室的椅子里一脸颓然,心中一团乱麻;而窗外队长迈克尔-格雷(Michael Gray)新提的法拉利引擎正在轰响。你可以想想麦卡锡回忆起这个场景时脸上的表情,再推演一下麦卡锡当时的心情。这可不是几个词能形容的出来的。

今天,两家俱乐部正在降级的边缘上徘徊。伯恩茅斯和沃特福德最为危险。联赛仅剩一轮,他们依然没有逃到保级线以上,倒数第四的阿斯顿维拉也仅仅是依靠净胜球才“暂时安全”。他们当中,只有一支球队能最终逃出生天。另外两支球队则要在疫情、经济和精神的三重打击下跌入英冠。

一位曾经历过降级的球队主席告诉The Athletic,应对球队降级就好比在尝试挽救自己一笔快速贬值的资产(原文:trying to catch a falling knife)。

而在商业运营上,一位英冠球队的高管是这么描述的:“英超球队就好比是市场上的蓝筹股,而英冠球队就像是炸鱼薯条店一样,价值差得实在有点大。”

纽卡斯尔,桑德兰,阿斯顿维拉等球队都曾因为降级的经济冲击而不得不解雇大批员工。而且,为应对未来可能的经济危机,球队必须提前几个月就做好准备。

“你没得选,” 另一位英冠球队的高管说道,“当球队处在那种境地下,上头就会下命令要我们提出保级计划A和降级应对计划B。你不得不在一份名单上圈出需要裁掉的名字,而他们可能几分钟前还和你一起开圆桌会议,甚至他们就在你的手下干活。这很让我难过,但我知道我必须那么做。”

当然,在本文发出之前,诺维奇就已经降级了——这是他们第5次降级了。这支英超超级“升降机”可能已经对降级再升级驾轻就熟,计划A和计划B还可以沿用一段日子。

下周英格兰联赛委员会就将与各俱乐部接洽,开始计划2020-21赛季球场内外的赞助商更换事宜,并为各球队的季前宣传和拍摄公式照定下一个大概的日期。不过,这些东西可远远不如独立运营的英超联赛那样令人兴奋。

英超联赛的年度股东大会将会等到诺维奇将自己所持的股份转让给其中一支升级队后,于8月6日举行。股份的转让将在英超总部大楼举行,当一切手续办完之后,诺维奇就算是正式和英超说再见了,诺维奇这个名字将不会出现在新赛季的网站和App界面上。英超总部并不会正式发文“告别”诺维奇,这一切的运作都是“静悄悄”的网上工作,似乎永远不会被外人知道。

降级的俱乐部则会等待英格兰联赛委员会的夏日会议邀请函。2014年的会议被放在了英超联赛委员会的办公室。与会的加的夫城,富勒姆和诺维奇(怎么又是你?)代表似乎产生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看看那些本来是我们的东西”的感觉。

“我还是可以从英超联赛委员会的咖啡机里打出一杯英超味道的咖啡,然后和我们在英超的老伙伴们叙叙旧。” 一位与会者回忆道,“但我们参加的终究是足球联赛委员会组织的会议,不论你怎么幻想,你代表的球队也已经不在英超了。”

加的夫,富勒姆和哈德斯菲尔德上赛季降级时,幸运地不需要进行裁员就能维持运营。

其他球队就未必有这么幸运了。2016年阿斯顿维拉降级时,时任主席兰迪-勒纳(Randy Lerner)就指派执行官史蒂夫-霍利斯(Steve Hollis)寻找潜在买家,将俱乐部的报表粉饰一番,然后把估价做得有吸引力(便宜)一点。

霍利斯曾是毕马威的前董事长,但他在足球界的经验却少之又少。他所做的就是在幕后做了一番审计工作,裁撤了一堆在他眼中“失败”的部门和500名“不合格”的员工。在降级前,维拉有着1600名雇员,而一下子“野蛮”裁撤1/3的人力在英超联赛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不过,维拉这次再次面临降级,亿万富豪韦斯-埃登斯(Wes Edens)和纳塞夫-萨维里斯(Nassef Sawiris)据说完全可以应对球队带来的冲击。但不论如何,主帅迪恩-史密斯(Dean Smith)已经指出,这周末的结果对未来将产生巨大影响。

“上个赛季(踢升级附加赛前),我们有着两套计划。一套是升入英超后的计划,另一套是留在英冠的计划。但不论哪套计划,我们都得尽快实施,毕竟升级附加赛的时间很短暂。”

诺维奇的情况其实也并不乐观。上赛季虽然从英冠升级成功,但紧张的财政使得他们一直缩手缩脚,无法好好提升自己。这样的动作招来了球迷和外界的批评,评论说“诺维奇根本没考虑怎么活下去就想着怎么去死了”。

但只有俱乐部内部明白,俱乐部这样做至少可以保命。破产专家杰拉德-克拉斯纳(Gerald Krasner)目前正在处理维冈竞技的管理事宜。

“如果你擅长骚操作,你甚至可以通过‘升降机’系统赚一笔。” 克拉斯纳说,“升级,省着点花,哎呀不小心又降级了,拿到降落伞补贴,投资青训,周而复始。让我们看看诺维奇明年会怎么操作。”

利兹联在2004年降入英冠联赛后,克拉斯纳取代了彼得-里兹戴尔(Peter Ridsdale)成为利兹联主席。里兹戴尔不计后果的烧钱带来的麻烦,克拉斯纳不得不大量出售明星球员才将将避免球队陷入破产的境地。

“降级后,你最应该做的就是最后看一遍你在英超时的预算表然后撕掉。”他说,“在英冠,你所有的收入都会大幅度降低。电视转播费用,门票费用,商业赞助,都会降低。但好在你还有降落伞保障计划能让你操作一番。”

“即便如此,你的财政主管看到你给他的预算时也可能会登时昏过去。接着你就要查看你的成本了,大头就是球员们的合同。一般而言,球员的合同常常会有降级降工资的条款,但你可能也会惊讶于有多少份合同没有这个条款。

“然后,你就要制定你的总工资预算了。我一般会拟定两份预算:第一份是一年铆足劲重返英超的工资预算,另一份是在英冠韬光养晦站稳脚跟,然后用3-4年的时间重返英超。

“一般来说,后者是比较现实也比较好的选择,毕竟球队一年就重返英超的概率确实很低。不过你必须选择其中之一而不是骑驴找马地看情况选择方案,否则你必然会一败涂地。接着,你要决定留下谁,送走谁——从降级后的第一个礼拜一的早上开始,你的电话铃声就停不下来了。

“你也要考虑是不是要继续留任这个把球队带到英冠的主教练。总的来说,你有一百种方法走上正途,但核心永远是重构球队的财政。你的财政政策需要和你的收入,你的球队,你的工资预算相匹配。

“至于你怎么做,那要看你是不是有个金主爸爸,或者有个一茬一茬出好苗子的青训体系,或者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注意是不是加入了降级条款之类的。但没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
更何况,英冠的常规赛就有46轮,比起英超要多出8轮。如果要升级,你还得有足够的球员应对密集的比赛日程。这就是为什么球队的工作人员往往最容易被开刀——新加盟球员的薪水往往都从他们身上来。

“所有人都在等待机遇。” 一家英超俱乐部的高管说道,“也许他们是售票处的工作人员,或是球队的赞助商。虽然他们不像球员们一样上场比赛拿工资,但他们一直努力让球队预算尽可能多一些,以让球队更有希望尽快冲上英超,获得更多的分成。”

英超联赛到底有多么多金呢?就连阔别顶级联赛19年、现在在英乙联赛征战的布拉德福德城主席儒利安-罗德斯(Julian Rhodes)都感觉到,告别英超后,球队的运营一直都十分艰难。

大部分英超联赛俱乐部降级后都会激活球员们合同中的降级条款——降薪,以此来弥补俱乐部收支上的巨大损失。

比如胡尔城在2017年降级之前就确定了这个条款。现在他们4年连降两级到英甲联赛,老板阿瑟姆和艾哈布-阿拉姆(Assem & Ehab Allam)或许得意识到他们得接受足总的审查以确定他们是否有能力运营一家俱乐部。然而从英超降级后,他们也的确有理由坚持要球员们降低50%的薪水。

再来看看桑德兰是怎么对待罗德维尔的吧。桑德兰还在顶级联赛的时候就签下了他,给了他7万英镑的周薪;当桑德兰降入英冠时,罗德维尔的薪水保持不变;而桑德兰接下来一年再次跌入英甲的时候,罗德维尔还是拿着同样的薪水。

罗德维尔拿着每年几百万的薪水这一场景在奈飞纪录片《一生桑德兰》(Sunderland ‘Til I Die)中被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在西本(Seaburn)的球迷之夜活动中,新任俱乐部主管的查理-梅特芬(Charlie Methven)回想起这个场景时称:“这是什么狗屁纪录片!制服组根本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根本没长脑子,财政部的那帮家伙也没过脑子,太特么糟心了。”

现在英格兰联赛委员会已经开始建议各家俱乐部把降级条款加入合同条款的正文。当然这并不容易,一大阻力便是来自经纪人。许多经纪人表示反对这一政策,甚至于表示他们的客户将不会在有降级条款的合同上签字。

“以我的经验,世界上有两种经纪人:有点无耻的,以及十分无耻的。” 一位前联赛委员会主席说道,“好吧,虽然这有点开玩笑,也的确有一些经纪人很会为客户着想。不过大部分经纪人不过是背着一堆话术、只关心能拿多少佣金的骗子。”

拿布拉德福德来说,1997年罗德斯加入制服组后,多数时候还是做着幕后工作,而前方阵线则都交给了主席乔弗里-里士满(Geoffrey Richmond)。

“乔弗里很擅长薪资控制,不过我不记得合同里有什么降薪条款了。” 罗德斯说,“但像我们这样的小俱乐部,还是有几个薪资大户的。”

里士满事后也承认,升入英超的那个夏天,他们在那“疯狂的6周”里一下子签下了贝尼托-卡尔博内(Benito Carbone),大卫-霍普金(David Hopkin),丹-佩特雷斯库(Dan Petrescu),彼得-阿瑟顿(Peter Atherton),伊恩-诺兰(Ian Nolan)和阿什利-瓦尔德(Ashley Ward)。当第7笔签约斯坦-科利莫尔(Stan Collymore)于秋季来投时,布拉德福德的工资总额已经达到1400万镑,而去年保罗-杰威尔(Paul Jewell)却能死死把工资压在500万镑!

布拉德福德“一年游”之后就降级了,39名员工被裁掉;而仅仅6年后,布拉德福德就降到了第4级联赛,而ITV Digital的倒闭更是加速了俱乐部衰败的过程。布拉德福德已经两次被财政托管,主场山谷阅兵球场(Valley Parade)更是被出售后回租给球队。2002年里士满在球队被首次财政托管后引咎辞职,而正是此时,罗德斯家族接手了球队使得球队得以继续运营。

“降级对球队而言可以说是全方位打击。” 罗德斯说,“我很清楚球队从英超降级会带来财政方面的冲击,但事实上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有人认为布拉德福德依然没有从降级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山谷阅兵球场在球队财政危机时被迫出售,这意味着球队每天都必须支付球场租金。从另一面说,我们能租到这么棒的球场是件好事。如果不算这件事,我会认为,球队真正从降级阴影中走出来,是2012年12月11日。

“那一天,教育部购下了我们的办公大楼和俱乐部商店大楼,使得我们的工资表大为改观。巧合的是,那一天我们也在联赛中击败了阿森纳。仿佛从那一刻起,从英超降级的阴霾彻底消散了。”

当然,布拉德福德在里士满治下财政一塌糊涂或许是个例外,如今,所有财政困难的俱乐部都不必担心会落到那样的境地。虽然降级的潜在损失可能达到1亿英镑,但降落伞计划可以使得球队稍稍喘一口气。

只不过,降级的球队会在其他方面感受到各种限制。降级不仅意味着无法征战英超,还无法得到英格兰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社区基金的25万英镑补贴。The Athletic了解到,有一家俱乐部由于降级,不得不中止了9个正在进行中的社区推广计划中的6个,只因为少了这25万镑。

此外,还有一些小的方面会让降级的俱乐部受到打击:比如被《梦幻足球》(Fantasy Football)移除啦,从BBC的每日比赛简报中消失啦,Match Attax不再提及啦,英超官方的集卡换卡游戏也没你的份啦,诸如此类。

周五,西布罗姆维奇的推特调皮地at了英超联赛的官方账号,“质问”对方为何过了两天还没有跟随成功升级的他们。当然,英超联赛肯定是会关注西布朗的,同时也会取消跟随三家俱乐部。一支是诺维奇,另外两支,很快就见分晓。

转自虎扑体育   来源:The Athletic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卡灵顿学员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