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精品转载] 442专访卡索拉:仍遗憾未与枪迷道别,我永远喜欢阿森纳

[复制链接]
7UNITED7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2017年,卡索拉差点失去一条腿;2019年,他在比利亚雷亚尔闪耀西甲。去年底,应《442》杂志邀请,这位中场大师讲述了他历经劫难、涅槃重生的故事

卡索拉永远不会忘记——

去年六月的一天,他走进阔别四年的西班牙国家队更衣室,有些老队员已经离开,有些队友还在。拉莫斯、阿尔巴、布斯克茨、纳瓦斯……一众老友热情地欢迎他归来,他们曾共度许多好时光,一起拿过欧锦赛冠军。

卡索拉一度以为,自己再也没法和这些好兄弟们并肩作战了。

“我回到队里了,他们说:‘嘿,你来干啥吖?’”卡索拉笑着回忆道,“我就说:‘哥们,我也不知道鸭!’真的挺不可思议的,是不?”

去年11年,我们和卡索拉在黄潜训练基地见面。那一天,阳光和煦,气温有20度,而坐在我们对面的这个男人,似乎比天上的太阳还暖。彼时,卡索拉算得上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一,35岁的他重返国家队,焕发第二春,而就在两三年前,他险被截肢,职业生涯随时可能提前结束。

这样的剧情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他在不经意间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

我真的疼到掉眼泪

2015年,卡索拉在一场友谊赛中替补亮相,打进本队第二球——左脚低射,皮球擦着左门柱变线入网——助西班牙2-0战胜英格兰。此役也是他第76次代表斗牛士军团披挂上阵,而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卡索拉都以为自己已无缘为国出战。

那时,伤病已缠了他两年,从他加盟阿森纳的第二季起,那该死的踝伤总是不见痊愈。卡索拉在个人英超首季(2012-13)攻入12球,展现了超强的控场能力,迅速成为枪迷的宠儿。

2013-14赛季初的一个国家队比赛日,西班牙队在日内瓦约战智利队,厄运找上了卡索拉。

“我脚踝挨了一下,也不太重,但之后,我的右脚开始不舒服了。”

他休息了不到四个星期就复出,为阿森纳在各项赛事中上场,但他的伤并没有好利索。“最开始,我以为‘就那轻轻的一下,能有什么事,可能会痛个把两个月吧,痛完就会好’。事情可没这么简单,比赛一场场踢,日子一天天过,我的脚踝越来越痛。”

有时候,痛久了,人可能会麻木。2013-14赛季足总杯决赛,卡索拉上演直接任意球破门的好戏,助阿森纳逆在0-2落后的不利局面下逆转战胜胡尔城,为温格结束九年无冠的尴尬纪录。

在国际赛场,卡索拉也继续为西班牙国家队上场,一直踢到2015年与英格兰的那场热身赛。

他伤停了很长时间,错过了2016年欧锦赛,2016-17赛季初,他回到阿森纳阵中,踢了数场比赛。但后来,他还是听懂了身体发出的警告——真的不能再扛了。

2016年10月19日,2016-17赛季欧冠小组赛第三轮,阿森纳主场迎战卢多戈雷茨,6-0大获全胜。比赛第56分钟,卡索拉过顶球精准制导,助11号队员将比分改写为4-0,然后被换离场。当时,卡索拉并不知道,这就是他在枪手的谢幕战。

“那是我在酋长球场的最后一场球,我给***助攻了,但我那时候其实挺不舒服的,”他告诉《442》,“(脚踝)每场都很疼,对卢多戈雷茨那场,我踢得并不舒服。后来,我疼得都掉眼泪了,走不了,动不了。我跟医生说‘我不能踢了’。我必须好好检查一下脚踝。“

之后,他做了手术,但恢复过程中又出了新问题。术后感染让他生了坏疽(该病变多见于一战的战壕中),吞食了他的跟腱,这令他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医生告诉我,我的跟腱少了十公分,我说,‘什么?!你说真的?’”卡索拉回忆道,“我感觉发现得有些晚,挺不走运的。我的皮肤也坏死了,医生说:‘我们得从你手臂上取一点皮肤,植到脚踝上。’那是我职业生涯——更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刻。”

他的左臂上纹着女儿名字“India”,被移植的皮肤正是取自此处。“医生说必须得从那儿取,因为那儿的动脉(artery)是全身最好的,我只能说‘行’。”卡索拉补充道。

卡索拉没想到,取皮面积很大。他的手臂纹身被抠掉一大块,现在上面只剩“Ind”三个字母,“ia”到了他脚后跟上。

“我开始以为他们只搞一点点,”卡索拉说,“我醒来一看手臂,说:‘伙计,这啥情况?’”

手术前,教授说要和我续约一年

不幸中的万幸,病情没有朝最糟的方向发展,如果感染再晚一点被发现,他有可能要截肢。“是的,他们跟我说了,但我不信。”卡索拉说,看起来仍有些后怕。

“不敢想,当时是‘不小心就要少条腿啊’,他们说有截肢的可能性,很小,我一直就是积极面对呗,不想那些消极的东西。”

三十出头的年纪,他就濒临退役。“他们说我可能得退了,但我每天都去医院,努力做康复,”卡索拉说,“我说:‘不,医生,你听好了,我有信心,我还要踢球。”

康复的过程很漫长,而且他不能和家人待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信心受到严峻的考验,还踢吗?他的内心有些动摇。

卡索拉说:

“我自己住酒店,这是最难顶的。

“开始,每周我都要去维多利亚,之后,我跟我的理疗师去萨拉曼卡。我去医院治疗的时候,还是啥都干不了,不能走,不能跑,也不能碰球。很无聊。每天都很难顶。

“我想过退了算了。顶不住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我爱人说:‘我感觉坚持不住了。’她说:‘不,你明天起床还得医院,还是要有信心。’家人、朋友、理疗师和医生都和我说:‘我们一直相信你。’我说:‘好吧,好吧,我坚持,再试试,看到底能不能复出。’”

慢慢地,他的伤情有了好转迹象,但他和阿森纳的缘分也快到头了。踢卢多戈雷茨时,他的合同只剩不到一年,他飞去瑞典做手术,温格打电话说要跟他续约一年,但谁也没想到,后面还有九次手术等着他。

“那个赛季,我合同到期了,也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卡索拉回忆道,“我去了瑞典,手术前,温导打电话来说:“签合同吧,给你续一年,好好做手术,别着急,尽量早点回来呗。这太赞了,我很感激他。”

2017-18赛季末段,新合同也快到期了,赛场上依然看不到卡索拉的身影。他离复出很近了,但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2018年4月19日,温格公开表示希望能把卡索拉留在酋长球场。一天后,这名功勋主帅做出决定——与卡索拉无关——自己将在赛季结束后离任。

最终,阿森纳宣布不与卡索拉续约,假如温格没走,情况会不会不一样?“这我真说不好,也许会吧,”卡索拉说,“如果温导留在阿森纳,可能我也会多待一年吧。但是那一年变化太多了,队里换了新教练,工作人员也换了好多,我感觉可能留不下来了,我这个伤确实蛮麻烦的。”

他理解阿森纳,但告别生活了五年的北伦敦绝非易事。“真挺难受的,我爱阿森纳,但我再也不能为阿森纳踢球了,我有点难过,”卡索拉坦言,“康复期间,好多队友给我发了信息,蒙雷亚尔和贝莱林发了,默特萨克和维尔贝克他们也发了,都是小可爱。他们每周都给我发短信问‘怎么样啊?伤好得怎么样了’,还会问‘什么时候回伦敦啊?我们踢比赛的时候好想你鸭’。我很喜欢在酋长球场踢球,我没法去那儿再踢一场了,去场上跟球迷说再见,我很难过。”

虽然不能上场踢比赛,但他还是想办法再次踏上酋长球场的草坪。温格正式离队前几天,还没找到新东家的卡索拉拨通了主帅的电话。

“欧联杯半决赛打马竞前,我给温导打了电话,问:‘老大,我赛前能去场里练一练吗?’他马上回答:‘你可以上一哈!’我说:‘不,我不上,练练就行,我的朋友!我得在酋长球场练一练,一天就行。我想再去感受一下气氛。”

“开球前三小时,球场里还没什么人,但对我来说,那是很特别的一天,我就想在酋长球场跑一跑,拿拿球,我就想再去那儿一趟。”

我真的好想再回一趟伦敦

2018年休赛期,卡索拉出道的比利亚雷亚尔俱乐部代替温格,邀请他过去体检、试训,有意与他签约。

几周后,老东家给他开出一年合约。该怎么官宣呢?黄潜请了位魔术师到情歌球场,在场地中央弄了个灌满烟雾的玻璃舱,烟雾渐渐散去,卡索拉神奇地现身舱内。“挺有新意的!”他边说边笑,“我在里面等了好久,有45分钟——我拿手机问别人:‘肿么肥四?’怕他们把我一个人留在场里了!”

炫酷亮相后,他真的要重回赛场了。2018-19赛季西甲首轮,比利亚雷亚尔主场对阵皇家社会,此时离卡索拉最后一次为枪手上场已过去整整668天,他非常渴望出战这场比赛。

“那天,我心情还蛮复杂的,”卡索拉说,“正式比赛跟热身赛可不一样啊,就拿下脚来说吧,友谊赛,你心里会想:“算了算了,别抢了。’如果是联赛第一轮,那就你就会说:‘好,上吧,上就完了。’我养了两年伤,一开始还有点犯怵,但踢了差不多五分钟就完全开了。我付出了这么多,为的就是那一刻,这也是很特别的一天。”

很快,卡索拉就重新成为场上的焦点。他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也曾陷入自我怀疑中,但从未忘记该如何踢球。

“我知道,如果我踢得烂,观众就会说:‘看,这家伙完了,他踢不了顶级联赛了。’”卡索拉说,“但这一次,我的感觉一直很好。比赛的时候,我(的脚踝)还是会有一点疼,但这个疼和以前不一样,没那么严重了。”

2019年初,卡索拉迎来一场关键战,随黄潜对阵新科世俱杯冠军皇马。他梅开二度,助球队主场2-2逼平强敌。

“养伤期间,我会看皇马、巴萨、阿森纳和切尔西的比赛,心想‘啥时候能和这些强队再踢一踢啊’,”卡索拉回忆道,“复出后,我跟皇马踢了一场,进了两个球,开心坏了。”

在黄潜,他背负着不小的压力,他本人状态很好,可球队深陷降级圈。2019年4月,他在与贝蒂斯一役中罚失关键点球,令比利亚雷亚尔输球,掉入降级区。赛后,他在更衣室外泣不成声。“那时候真挺困难的,”卡索拉坦言,“我们一周三赛,打维戈塞尔塔,上半场2-0领先,最后2-3输了;主场打巴萨,4-2领先到了伤停补时,然后梅西和苏亚雷斯连进两个球。然后就是打贝蒂斯,1-2输的,我最后一个点球没进。”

但这点小挫折怎能难倒从绝境中走出的卡索拉。紧接着,他帮助比利亚雷亚尔踢出一波三连胜,远离降级区。

几天后,他入选西班牙国家队。“我很意外,”卡索拉说,“老实说,我从没想过还能进国家队,我去年都34岁了,我的位置上也出了好多优秀的年轻人。”

看到卡索拉,老队友们都很开心,尽情地和他开玩笑。2019年6月,西班牙队在欧预赛中对阵法罗群岛队,卡索拉首发出场,踢满90分钟。下半场,拉莫斯被换下,随即将队长袖标交给了卡索拉。“为国家队上场,还能在下半场当队长,那感觉真棒。”他微笑着说。

他把好状态延续到了2019-20赛季,还超越里克尔梅,成为黄潜队史中场射手王,首发出战了去年11月西班牙队最后两场欧预赛。在加的斯对马耳他一役,他又有进球入账——此球与他2015年进英格兰那球如出一辙,他曾以为那就是自己最后一次为国家队破门。他停球,举重若轻地摆左腿,瞄着球门下角打,皮球擦着立柱反弹入网。国脚卡索拉回来了。

温格及前阿森纳队友们纷纷发来祝贺信息。卡索拉说:“很多人发信息来说:‘你回来了,我好看开心。’温导也发了,我得再跟他说一声谢谢。他是我职业生涯中重要的教练,在阿森纳,他从始至终都很信任我。”

他也感受到了来自枪迷的爱。“我的社媒爆了,收到太多信息了,我不知道这是肿么肥四。”卡索拉说。他其实没必要惊讶,他往日在阿森纳的表现配得上这份爱。

“我为球队上场拼过,但每个球员都拼过啊,”卡索拉谦虚地说,“我在阿森纳每天都过得很棒,最特别的记忆是那场足总杯决赛,打赫尔城,我进了个球,非常重要的一个球,进之前我们0-2落后,最后我们3-2赢了。在那之前,我们九年无冠,这次夺冠就是我在阿森纳最美好的回忆。所有枪迷都挺我,他们爱我,我也一样爱他们。”

如果没有那场伤病,卡索拉或许已是枪手队长。离队前,他与埃梅里有过长谈,希望能给新主帅留点有用的信息。“他打电话给我问俱乐部和球员的情况,”卡索拉说,“我想帮一帮他,只要是能帮到阿森纳的事,我都会去做。”

他也希望挂靴后能重返枪手。“看看吧,看看未来是不是有机会吧,”卡索拉说,“能回伦敦当然好啊。”

上上个赛季,他其实差点回到酋长球场,欧联杯1/4决赛,比利亚雷亚尔和瓦伦西亚狭路相逢。“我们如果赢了瓦伦西亚,(半决赛)就能打阿森纳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卡索拉说,“我很想在枪迷面前再踢一场,我常和俱乐部的人说:‘朋友,给我个机会吧,(在酋长球场)踢场友谊赛!’退役前,我必须回那里再踢一场。”

重生后,他分外珍惜当下的时光,不想太早离开心爱的绿茵场。

“越久越好,”卡索拉说,“看能不能再踢个三四年吧,我现在很享受足球里的每个小细节。受伤前,在球场里踢比赛,坐大巴去球场,我感觉这些都很稀松平常。现在,我更享受这些事情了,因为两年前,我的处境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他的家人也有相同的感受,他很想修复那个因植皮而遭破坏的纹身。“我问过了,我感觉可能不能在手臂上纹了,挺危险的,有可能会感染,”卡索拉说,“可能会换个地方再纹一个吧。”

他的回归已经给家人带去欢乐。“他们每场比赛都来看了,我非常开心,”卡索拉说,“我的小儿子之前常问我:‘爸爸,你怎么了,怎么不踢球了吖?’我就说:‘嘿,爸爸现在有点不舒服,但我会复出的,为了你,会复出的。’”

对他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复出”似乎是不(大)可能的任务。但这个男人没有食言,球员卡索拉回来了。

转自虎扑体育   来源:442杂志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卡灵顿学员

热门推荐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