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精品转载] 回忆马拉多纳的加拿大之行——大家快出来看上帝啦

[复制链接]
7UNITED7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png
上了年纪的人肯定对这些留下往日岁月痕迹的老录像带特别熟悉。此刻念着旁白的人,正亲自端着摄像机在更衣室里晃悠,向录像带中出现的人物发问。这段录像的背景发生于1996年9月2日。

镜头里,所有球员都在更衣室中做最后的准备,他们或是对着镜头竖起大拇指,或是露出尴尬的微笑。一名球员指着自己球衣上的队徽,大声喊道:"我们是多伦多意大利队,宝贝!"我们是多伦多意大利队,宝贝!"

人们对这个队名或许并不熟悉。1996年,别说在全球,多伦多意大利队在北美也是籍籍无名。它是加拿大国家足球联盟的一个加盟球队,一个由加拿大人和欧洲足球的淘汰球员组成的俱乐部。

几分钟后,镜头转到了弗朗哥-斯帕达菲纳身上,他20来岁,穿着一件超大号的蓝色迪亚多拉T恤。他是个本地孩子,在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拍摄之前,他正拉起袜子,做最后的武装。

凝视着镜头,他的整张脸都洋溢着笑容。

"你对今晚感觉如何?"录像人问道。

斯帕达菲纳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相反,他朝房间中央的一张训练桌点点头。那儿有一张老式VHS录像带,它在梳妆台的抽屉里已经尘封了近二十年,从来没有被公开过,如今即将它即将公诸于众。

"那是迭戈-马拉多纳。"斯帕达菲纳说。"而我今晚就要和他一起踢球了。"

要想知道马拉多纳为何会出现在多伦多的桦木体育场,我们需要了解1996年发生了什么。

在来到加拿大之前的20年中,马拉多纳凭借其球场上的成就已然在全世界家喻户晓,在他的家乡阿根廷更是宛如上帝般存在。在博卡青年、巴萨和那不勒斯,他都成为了冠军;他为国家队拿下了86年世界杯冠军,90年也差点再次实现。当然,赛场外的他总是和丑闻牵连在一起,就像一部实时播放的肥皂剧。

96年的他已经不再是曾经场上的明星。91年离开那不勒斯时,他被检测出服药,在意大利杯禁赛15个月,而这只是他堕落的开始。93年时,就已经很少有俱乐部还考虑招募他,登陆塞维利亚也不像一个好选择。

在那不勒斯,他是如神灵般的偶像,但在塞维利亚就不一样了。他的体能和不稳定性让他成了累赘,而且在效力于西班牙的唯一一个赛季结束后,塞维利亚雇了私人侦探去跟踪他的生活,发现他总是开着定制的保时捷出入于各类夜总会。

2.jpg
(图源:Richard Alexander)

1993年,马拉多纳还曾在纽维尔老男孩短暂停留,结果发生的事儿也差不大多。为了让他回到意大利,俱乐部作出了妥协,把训练时间延后了几个小时,来适应他荒唐的夜生活。不过他在罗萨里奥只坚持五场比赛,而就在那五场里,他赢得了一位6岁球迷的芳心,他就是梅西。

在他即将离开罗萨里奥时,一群记者围在他家门前,想要了解有关他这次失败之旅幕后的信息。马拉多纳请他们离开,但他们不从,于是马拉多纳就操起了气枪开始射击,击中了四人,这也使得他上了法庭。

尽管如此,他还是94世界杯阿根廷队的一员,在预选赛成绩惨淡之时重返了球队。他还是那个老样子,在第二场小组赛后,他药检不合格,从世界杯中被除名,并在此被处以15个月的禁赛,而且这次,他被禁止参加全球任何足球赛事。

那段时间里,这位曾经最伟大的球员一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家健身馆里踢室内足球,还曾尝试执教,不过成绩糟糕。

1995年,马拉多纳在博卡青年复出,当天6万球迷将比赛化作了狂欢的节日。不过赛季末,事情依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在连续错失五个点球后,他在阿根廷也遭遇了嘘声。

"走在大街上,人们说你是个懦夫,说你错过了点球,说你是个胖子,甚至说你是个瘾君子。"这位前阿根廷队长对当地一家报纸说。"没有人有权利让我的女儿们哭泣。"

在另一次采访中,马拉多纳用更简洁明了的语言总结了自己的心境。"我想死"

1996年8月,就在俱乐部退出出争冠行列的几天后,马拉多纳前往了瑞士。

记者在日内瓦机场蹲到他,问他是去干嘛的。

"我把钱都放在这里了。"他开玩笑说。实际上,他是去了一家康复中心。10天后,他再度出现,据说他的毒瘾已经消失,还登上了飞往多伦多的飞机。

3.jpg
(图源:Lalo Maradona)

如果问劳尔-"拉洛"-马拉多纳,他最早的足球记忆是什么,他会说到维拉-菲奥里托,说到与迭戈,他的哥哥,在学校操场和泥地里的对决。和迭戈一样,拉洛也是踢着球长大的。但他很快意识到,他的哥哥与众不同。

"我总是在他身边,向他学习,试图模仿他,"拉洛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家中说。"但他比我大6岁。15岁的时候,他已经在(阿根廷青年队)踢球了,那时候,要和他踢球相当困难。我们会在街上玩,还有在我们住的房子的院子里玩。只是,身体和年龄的差距,让我实在是很难再成为他的球友了。"

拉洛和三兄弟中最小的雨果也都曾在欧洲足坛闯荡,但他们终究没有迭戈那样的低重心、超常规的力量和平衡感。他承认,虽然他们两人也拥有成功的职业生涯,但人们关注的只有迭戈-马拉多纳,而不是拉洛或者雨果。

1995年,拉洛去往了多伦多意大利队,那时他28岁,已经在考虑退役。而加拿大球队给他发出了邀约。这个足球联赛由7个队伍组成,算是加拿大职业和业余球队混搭的联赛,你可以说他是一个半职业联赛。

"这里没有真正的职业联赛可言,"拉洛说。"这里大概有8支还是10支球队,和MLS也截然不同。这里不过是多伦多意大利队,和另外几支球队而已,一个赛季也只有5个月左右。"

"作为球员,我们确实能拿到工资,但可能就一两千美元(一个赛季),可能有些水平高一点的人能拿三四千美元。"前多伦多意大利队后卫汤姆-佩克斯说。"老板给球员们发报酬,但老板们都在亏本。从门票收入来看,任何一个晚上大概都只有100人前来观看。"

不过,这个联赛成功地开拓了自己的市场,成为安大略省移民们的足球天堂,并吸引了多伦多及其周边城市同胞的关注。

90年代中期,多伦多意大利队为当地商人帕斯夸莱-菲奥克拉所拥有,且受到了当地意大利移民的好评。他靠汽修赚了大钱,然后在95年买了下球队。

"老实说,联赛的竞争很激烈。"拉洛说。"有一些球队从国外引进球员,他们主要的构成是意大利人,或者克罗地亚人,或者葡萄牙人。竞争总是很激烈,但多伦多意大利队以拥有优秀的球员而闻名;帕斯夸莱-菲奥克拉和他之前的老板罗科-洛弗兰科,他们总是组建伟大的球队。他们总是会说我们是'唯一真正的俱乐部',因为我们总是能赢得联赛冠军。"

菲奥克拉来自那不勒斯,80年代中期马拉多纳在那里取得了神一样的地位。他在加拿大密切关注着迭戈的事迹。多年来,迭戈-马拉多纳对于多伦多意大利这样的球队来说,一直是遥不可及的。但现在呢?随着他在博卡的出局? 在拉洛已经加盟的情况下? 帕斯夸莱-菲奥克拉认为自己或许有机会让他过来踢球。

"我告诉拉洛:'你哥哥在那不勒斯踢了这么久,我们(球迷)和他在那儿一起拿下了两座意甲冠军。我们为什么不把他带到这里来?'拉洛说:'你是认真的吗?我告诉他,'是的,我是认真的。'这对加拿大足球来说意义非凡。当时在这个国家,热爱足球的人不多。所以我就有了签下迭戈的想法。"

拉洛打了个电话,他总是渴望与家人分享球场上的见闻。这不会是第一次了,三兄弟十年前曾在格拉纳达一起踢过一场表演赛,但除了他们童年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的球场上PK外,这里可能是马拉多纳兄弟们一起踢球的最low的场地了。

一周后,在一场关键联赛中,意大利中场理查德-亚历山大觉得有些不对劲。在一次比赛休息时,亚历山大抬头望向看台。围观的几百名球迷已经不再关注球场上的比赛了。他们围在球场的最前排,对着停车场发呆。迭戈-马拉多纳在那里,下了一辆车,走向大门。
4.jpg
(图源:Luisa Fioccola)

多伦多意大利前锋安东尼-扎尼尼记得很清楚。

"是啊,"扎尼尼回忆道。"上帝就在这座城市。"

在那场比赛的中场休息时,多伦多意大利队一球落后,迭戈进入更衣室进行了慷慨激昂的演讲。

"他不会说一点点英语,"亚历山大说。 "我们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那异常的激情。他在那儿手舞足蹈。我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知道是西班牙语还是意大利语。"

在迭戈演讲的过程中,亚历山大转身对坐在相邻更衣室的队友马可-安东努奇耳语,询问他在说什么。

说着一口流利意大利语的安东努奇同样一头雾水。

"老兄,"他对亚历山大说。"我不知道。"

不管马拉多纳说了什么,反正起了作用。

"我们赢得了比赛,而且在下半场表现得特别好。"亚历山大说。

那年晚些时候,意大利队将赢得他们的第11个联赛冠军。

迭戈穿着紧身白衬衫,从好莱坞公主赌场的楼梯上走下来,刚烫完的黑发下面露出了一个金箍耳环。在众多媒体摄影师面前,他脖子上的金链子和手腕上的劳力士熠熠生辉。

他以前也经历过这样的揭幕式,比如1984年在那不勒斯圣保罗球场面对欢迎他的7万名球迷。这次他向几百名到访的球迷眨了眨眼,友好地挥手致意。

马拉多纳也是凡人,但对那些到访的球迷而言,他简直是上天送来的礼物。还没走上领奖台,他就收到了礼物,一座水晶奖杯和一块手表,他一边接受礼物一边穿上印有加拿大国旗的超大号夹克衫,活脱脱像是刚从好莱坞礼品店里出来一样。

他才刚从瑞士的治疗中康复,也并不想谈论太多私人问题。

通过翻译的帮助,他用西班牙语说道:”今天不谈我的私人问题。“

不过,CSNL的发言人澄清说。迭戈确实愿意接受一对一的采访。开价是每人一万五千美元。

在人群中,菲奥克拉注视着场内。请马拉多纳来可不便宜,只一场比赛,迭戈就得到了4万美元的报酬(以今天的货币计算,约为6.5万美元)。博卡青年,这家仍然合法拥有马拉多纳所有权的俱乐部,也得到了补偿。还有就是为球员投保的问题,这项联赛宣布,他们为马拉多纳购买了一份价值500万美元的保险。

联赛标榜这是迭戈-马拉多纳的最后一场比赛。这确实有可能,但迭戈卖了个关子,他告诉聚集在一起的媒体,他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做出决定。

"我依然热爱足球。"马拉多纳通过翻译说。"我喜欢在周日踢球,但一周内的其他时间总是很麻烦。" 迭戈称,目前,他正在权衡日本、阿根廷和意大利的报价,包括那不勒斯的报价。这看起来几乎不可信,但在迭戈-马拉多纳身上,人们永远无法确定真真假假。

在多伦多以南几百英里的地方,一个全新的职业联赛,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刚刚诞生。它吸引了众多全世界老牌巨星的兴趣,但迭戈对美国不感兴趣。自从他在94年世界杯上药检出事儿后,美国政府就对迭戈-马拉多纳不太感冒。

几个月前,就在博卡青年队计划参加纽约市的四国赛之前,马拉多纳的签证申请被拒绝了。现在他说,他更有兴趣有朝一日在加拿大执教,也许会率领加拿大国家队争取参加即将到来的1998年法国世界杯。

"这里将是一个理想的地方,绝对不会是在你们南方的国家。"马拉多纳夸着加拿大。

一天后,多伦多意大利队的球员和教练们聚集在一个私人宴会厅,欢迎他们的新成员。十几张圆桌摆放在地毯上,靠近着镶木舞池和舞台。马拉多纳坐在其中一张桌子旁,面前放着一碗意大利面。

"当他拿着刀叉吃饭的时候,有人向他扔了一个球。"理查德-亚历山大记得。"迭戈用头接住了球。他一边吃着意大利面,一边玩弄着球。"
5.jpg
(图源:Louie Fioccola)


说回到上面提到的录像带。在桦木体育场的更衣室里,球员们正准备上场。多伦多意大利队的主教练彼得-皮尼佐托在赛前发表了队内讲话。然而上面看台充斥着鼓声、呐喊声、跺脚声中,他的话几乎完全听不到。这里座无虚席,8000人中大部分人都穿上了阿根廷或意大利的球衣。

在外面的停车场里,黄牛们正在以两倍于票面的价格兜售门票,人们纷纷购买。付不起钱的人则在附近的金斯顿路排队,他们满足于在外围见证传奇。

马拉多纳本人也很兴奋。"Vamos a calentar,vamos a calentar(西班牙语,我们来热身!),"他向队友们喊道,鼓励他们热身。他从头到脚都是汗水,他光着膀子在自己的储物柜前活蹦乱跳。他挥舞着双臂,原地奔跑,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马拉多纳发现一个小孩向他跑来,在孩子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迭戈便做起了打架的假把式,和这个小孩闹了起来。马拉多纳假装正经地向小孩挥舞着手臂,而小孩也友好地做出了“反击”。

马拉多纳天性爱玩,喜欢放松。来访全程,他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看起来也很有智慧。然而一个月后,他的毒瘾又犯了,当他在电梯里被困了20分钟后,他把西班牙的一家酒店大堂砸得粉碎。但现在,刚从戒毒所出来,有他的弟弟在身边,马拉多纳完全没问题,或者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他表现得很好,"拉洛回忆道。

"多伦多的加拿大人不认识迭戈,"拉洛说。"他会在我家,他会和我的儿子一起出去跑步或散步,当时我的儿子只有几岁,没人会把他拦下,除非是,意大利人或西班牙后裔认出了他。这绝对很奇妙,他觉得自己就像普通人一样,这不可思议。迭戈一辈子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没有人会无视他。"

马拉多纳和球队经理发生了争执,轻松的神态不见了。他的队友们不知道他到底在抱怨啥,不过感觉好像和比赛报酬有关系。

几十年来与各种骗子以及接他名义捞钱的人打交道,马拉多纳此时已经伤痕累累。他走向另一边的球员身边。

"(迭戈)真的很生气,在那次谈话后,他走到我们面前,"多伦多意大利队中场马尔科-安东努奇说,"他说,'作为球员,你们必须永远站在这里,只有当你们得到他们承诺的东西时,你们才能给他们踢球'。"

"他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安东努奇说。"他肯定不是媒体的宠儿。他全心全意为球队着想,他会照顾好球员们,确保我们能拿到谈好的比赛费什么的。"

"你会看到很多以前关于他的所有负面新闻,"扎尼尼补充道,"所以我最初以为他会是某种自大狂,一个刻薄的人。但实际上,他是个如此好的人,总是微笑,总是为大伙儿挤出时间。那一周,他就是我们中的一员。"

马拉多纳在上场前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处理。那是有关于队长袖标的事情,安东努奇已经戴了整整一年。

"他走过来对我说,'听着,为了你的安全,我可能要向你借这个队长袖标了,我保证在比赛结束后把它还给你,'"安东努奇回忆道。"我告诉他'老兄',我是用意大利语说的,很明显,因为迭戈曾在那边打过球。'这都是你的,伙计'。他把那东西拉长了,但他在比赛结束后签了名,还给了我。我至今还保留着它,我把它和那场比赛的球衣一起裱起来了。"

球队在通道处集合,准备入场。球场的播音员首先介绍了拉洛,他在一片掌声中上场。几秒钟后,播音员对迭戈展开了长篇大论的介绍,罗列出他的荣誉,其中包括 "世界杯决赛中最伟大的进球纪录",这个奖项并不存在,但如果有的话,肯定属于迭戈。

当马拉多纳上场时,桦木体育场陷入了疯狂。这是一个贯穿整个夜晚的主题。马拉多纳是罕见的公众人物,就像披头士、猫王或迈克尔-杰克逊一样,他引起的不仅仅是兴奋,而是某种形式的......灵魂出窍的快感。尖叫、昏厥,所有的一切。马拉多纳在介绍完自己后,几乎无法走到中圈,因为他被闯入球场的球迷、贵宾和化身为球迷的摄影师包围。他表现得镇定,推开人群,向两边伸出双手。显然,这是他安静的加拿大之旅的终点。

两队在中线两侧排成一排,唱国歌,进行赛前演说。本就超现实的场面更显诡异,多伦多意大利队不知为何,决定由当地的一对探戈舞者来助兴。马拉多纳向摄影师挥舞手臂,示意他们坐下,以便欣赏表演。

"播音员说,'现在,为了让迭戈高兴,我们请来了这些阿根廷舞者,'他们开始在草地上起舞,就像这支探戈,"扎尼尼说。"当时我在想,这是最奇怪,最随性的事情。"

"他的弟弟拉洛告诉我,迭戈喜欢看女人跳舞。"帕斯夸莱-菲奥克拉笑着说。"你知道他的为人。所以我们把这些狂欢节的舞者放在场上,他嘛......只能说他看到这些很开心。"

哨声吹响,比赛开始,关于迭戈-马拉多纳,有两件事是明确的。首先,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马拉多纳了。即使是对阵一支加拿大半职业球员的球队,在场的人也不会看到那种轰轰烈烈、70码的奔跑,以及在迷宫般的防守者之间穿梭,是这些让他多年来成为世界上最迷人的球员。

另一个很容易看出来的是,即使是生涯晚期的马拉多纳,灵性依旧。很明显,技术还是有的,只消一次触球就能把人甩开,他的平衡,他的视野,还有他的天赋都还在线。

"他触球的感觉还是很棒,"亚历山大说。"他那超低的重心,他的屁股离地只有八英寸,在两名球员之中护住了球。他的重心太低了,触球的感觉也还在。他并不能像86年对阵英格兰队时那样,在14个人身边盘带......但他看起来并不像完全退役的样子。他看起来还是很不错,可能只是他的整体体能水平明显没有达到世界杯的标准。"

"我们很多人都心怀敬畏,"路易-菲奥克拉说。"我的意思是,只是看他带球热身,伙计,他能用球做什么,只是站在场中央就令人难以置信,只是他的技术;你可以看出他的技术水平和我们的差距。这并不难。"

多伦多意大利队拥有本场比赛前半段的控球主导权,马拉多纳作为一名进攻型中场踢球显得很活跃。他经常落到更深的地方去接球,每当接到球时,他都会看向拉洛,渴望与弟弟一起创造一个得分良机。

他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搞事情”。他在离禁区太远的地方头球攻门,但那里不太适合用这个方式。他也没有做给队友,而是伸出了手,我们都知道他做了什么。裁判当即停止比赛,全场哄然大笑,迭戈捕捉到了打架的关注点,向在场的人俏皮地耸肩:“谁犯规了,我?”

马拉多纳的队友们很满足于让他拿球。不过他的对手,一支专门为本场比赛组建的CNSL全明星队,也想留下痕迹。没有一个人满足于在可能是他最后一场比赛的情况下变成当成活靶子。他们不止一次地和他对抗,把他撞倒在草地上。人群中嘶吼着,嘲笑着他们。

"我记得对方对他的攻击非常猛烈,非常用力地对付他,就像他们想证明什么一样,"扎尼尼说。"我当时就在想,'让这个家伙表演吧,我们都是来看马拉多纳比赛的,欣赏他的一些表演。但他们只是紧紧地抓住他。"

不过阿根廷人还是成功地创造出了几次得分机会。他从右侧弯腰射出一记25码的任意球,被CNSL守门员保罗-席尔瓦轻松拿下。几分钟后,他又一次让球在点球点附近滑门而过。就在中场哨响的几分钟前,多伦多意大利队在出现了一次失误,使得对方轻松进球。

马拉多纳并不满足于现状,似乎他的腹股沟出了些问题,但他没有打算放弃。

"他说,'听着,伙计们,我们必须赢得这场比赛,为了所有这些来的人,'"菲奥克拉说。"'我们不能输掉这场比赛'。"

意大利队反击势头凶猛。下半场开始几分钟后,中场球员杰克-佐姆帕雷利在距离球门约30码的左路接球,一记重炮轰如球门死角。这是一个绝对的世界波,一个让迭戈感到骄傲的表演。佐姆帕雷利冲向替补席与队友庆祝,迭戈也追到那里,拥抱他,拍了拍他的脸颊,就在今晚,这个加拿大小将表现得就像克劳迪奥-卡尼吉亚。

但佐姆帕雷利的进球并不能和马拉多纳将要做的事情相提并论。

迭戈主罚角球。他的周围都是球迷,此时他们离他只有几英寸的距离。

"他干的事儿,"扎尼尼说,"你只能在集锦中看到。这太疯狂了。"

马拉多纳罚出角球。球似乎是冲着6码处区域去的,但随后又突然变向,转向近门柱。这球晃过了对方门将保罗,从他身侧拐进球网。

"正常人都会怀疑他到底是否有意为之,"扎尼尼说。"但对于迭戈来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的。他可能很快就评估了身边的队友水平,他在想'如果今晚还会有进球,那最好还是我来吧'。"

马拉多纳连庆祝进球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数百名球迷包围。他的队友们也纷纷跑过来庆祝,但他们很快就变成了迭戈的安保团队成员,将他团团围住,以人肉的形式保护他免受挤压。几分钟后,当保安和当地警察清场时,马拉多纳向观众鞠了一躬。

10分钟后,他离开了绿茵场,走向边线。老板的儿子路易-菲奥克拉(Louie Fioccola),从各方面看都是俱乐部排在最末端的球员,他随时准备着,等待着顶替马拉多纳的位置。

"(迭戈)之前在更衣室对我说,'如果我们能赢比赛,那么就在比赛结束前换下我,让路易上场'。"路易的父亲帕斯夸莱笑着说。"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儿子换下了迭戈-马拉多纳!"

"在那场比赛之后的几个星期里,"他说,"路易告诉任何一个愿意听的人,他在足球比赛中换下了迭戈-马拉多纳。"

而他至今仍在这么做。

"那100%发生了。"路易笑着说。"我可以100%地告诉人们,迭戈-马拉多纳被我换下了。"

要找到迭戈-马拉多纳与多伦多意大利队比赛的视频并不容易。

照片,或者任何形式的比赛记录,都很难找到,它只存在于多伦多太阳报和多伦多的意大利语报纸Corriere Canadese的几篇当时的新闻剪报中。关于这场比赛的唯一记录是由加拿大足球历史学家“火箭罗宾”编撰的,他在90年代末整理了一份简短的报告,如今仍然列在他的网站上,在足球互联网上一个非常安静的角落里。他的记载是加拿大足球史上必不可少的一笔。

说实话,我已经放弃了去找这场比赛的视频。一位球员告诉我,帕斯夸莱-菲奥克拉可能有一份比赛录像,但他肯定不会交出来。我想我应该最后再找找那些跟我聊过的球员。我联系了安东尼-扎尼尼,他对我短信的回复让我歇斯底里。

"你一定有超能力,伙计" 扎尼尼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他的父母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他对探望他们很谨慎。"我只是在最后一次去父母家时才发现的。我不敢保证这玩意儿能不能看,但把你的地址给我,我会把它寄给你。"
6.jpg
附上一张录像带的照片。
(图源:Anthony Zanini)

第二天,我就把它搞到手了,并将其数字化。扎尼尼的一些队友很快就联系到了我,他们都渴望与亲朋好友分享这段视频。"终于,"扎尼尼在邮件中写道,"我终于可以向我的孩子们展示我和马拉多纳一起踢锅球了。不幸的是,他们也会知道我那时有多糟糕。"

像这样的磁带经常会被扔进垃圾桶,或者被闲置仍在不起眼的架子上。毫不夸张地说,这段历史差点就跟着录像带一起进了垃圾桶。

多伦多意大利队的一些球员比其他人更难找到。路易-菲奥克拉很容易找到,他一直留在多伦多。他现在经营着他父亲在1978年创办的汽修店。在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之一替补上场25年后,他仍然有着美好的回忆。

"我有一张我和他的照片,是的,"菲奥克拉在店里的办公室说。"与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在同一个更衣室里,对我自己来说绝对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刻。他对所有球员都非常友好,非常乐于谈话,他完全没有让人觉得他高于其他人。"

对于理查德-亚历山大来说,这是一个开创性的时刻,他现在也是多伦多郊外Markham足球俱乐部的教练。但他说,这场比赛比任何一段经历都要重要。这不是因为看迭戈-马拉多纳进球,也不是因为仅仅一个晚上和球王共同列队。

"那些东西都不重要,伙计,"亚历山大说。"这只是关于那一刻。这是关于多伦多的阿根廷社区,多伦多的意大利社区。那个地方挤满了人。那真是太美了,我甚至无法形容。"

拉洛-马拉多纳也好久没看比赛了。现在他已经是加拿大公民了,他爱不释手地说起他在多伦多意大利队的日子。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去这个城市看看。当他回忆起和哥哥一起踢球时,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激动。

"那里的每个人都喜欢迭戈,"拉洛说。"那晚他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他一直以来所有的东西,他的魔力。"

转自虎扑体育   来源:The Athletic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卡灵顿学员

热门推荐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