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格拉斯哥德比:“九”等了,“十”可忍,孰不可忍?

[复制链接]
莫斯科雨夜 发表于 2020-9-12 00: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2.jpg

3.jpg
2020-21赛季苏超联赛已经打响,凯尔特人能否连续第10个赛季举起了冠军奖杯自然也成了媒体的头版头条。然而回溯到1997-98赛季,信心满满意图完成十连冠的还是他们的同城死敌流浪者。凯尔特人的“逆袭”之旅就此开始……

联赛首轮,拉尔森首次代表凯尔特人披挂上阵。此时凯尔特人比分落后于希伯尼安,下半场他替补上阵自然是要帮助球队逆转战局。然而他一次漫不经心的传球反而给球队帮了倒忙。

当拉尔森在本方禁区角上接到皮球的时候,还留着满头脏辫的他尝试转身把球传给达伦-杰克逊(Darren Jackson)发起进攻。然而传球失误了。34岁、经验丰富的齐克-查恩利(Chic Charnley)虽然也是首次为希伯尼安出战,但他显然更为机警。他截下拉尔森的传球,25码外直接重炮破门,凯尔特人1-2落败。一周以后,凯尔特人主场1-2不敌邓弗姆林,开局两连败垫底。

1997年的夏天,凯尔特人原本的三叉戟迪卡尼奥,范霍伊东克和若热-卡德特(Jorge Cadete)因为各不相同的原因纷纷出走。

与此同时,死敌流浪者已经取得了苏超9连冠,追平了凯尔特人在乔克-斯泰恩(Jock Stein)1965到1974年带领“里斯本雄狮”期间取得的记录。现在他们正在向10连冠发起冲击,而前两轮轰进8球的他们看上去无可阻挡。“两轮过后,我可能都觉得这个赛季又这样完蛋了。” 克雷格-博尔利(Craig Burley)对442这样说。然而尽管流浪者坐拥小劳德鲁普,加斯科因和加图索,这个赛季最终还是变成了苏超历史上最著名的冠军争夺战。“我们的十连冠原本唾手可得,但我们最终没能完成这个壮举。” 流浪者传奇后卫理查德-高夫(Richard Gough)说道,“太可惜了,特别是想到是我们自己搞砸了这一切的时候。”

在这个奇迹般的1997-98赛季中,历史被改写了。凯尔特人最终力阻流浪者完成10连冠伟业,而拉尔森也迅速从狗熊变成了凯尔特人传奇。


全攻全守足球的见证者,遇到低谷浮沉的凯尔特人

1988-89赛季,当凯尔特人带着卫冕冠军的名头来到流浪者主场伊布罗克斯时,他们被胖揍了一个5-1,而这场惨败的伤痛足足过了一个世纪才略有消退。主教练格雷厄姆-索内斯(Graeme Souness)带领流浪者开启了一个时代,而当他1991年前往利物浦执教后,继任者瓦尔特-史密斯(Walter Smith)也成功继承了索内斯的衣钵。

更令人气短的是,凯尔特人居然连续7年没能挤进前两名。1989-90赛季,凯尔特人在当时还只有10支球队参赛的苏超中10胜14平12负仅仅排名第5。整整5个赛季,他们没有取得任何冠军,甚至于在1994年福格斯-麦坎(Fergus McCann)买下球队前濒临破产。一年后,在汤米-伯恩斯(Tommy Burns)执教的第一个赛季,球队拿下了苏格兰杯。“伯恩斯让我们追赶上了流浪者。” 1993年加盟球队的西蒙-唐内利(Simon Donnelly)说,“1995-96赛季,我们只输了一场球,但还是遗憾排名亚军。流浪者那时候有几位天才球员,比如麦考伊斯特,小劳德鲁普,加斯科因等等。对我而言,那就是最强大的一支流浪者。

“每次遇上他们,他们总会在我们以为有机会取胜的时候给上我们一记重拳——进球得分。他们似乎求到了一张‘对凯尔特人必杀’的符咒,而且他们的门将安迪-格拉姆(Andy Goram)简直遇上我们就开挂开得特别大。”


=======
=============================豆知识===============================

十连冠?在波黑这屁也不算

联赛连冠记录有高有低,高的让人高山仰止,低的让人惊讶不已。

林肯(14次)

这当然不是英格兰国家联赛那支林肯,它的全称是林肯红魔鬼( Lincoln Red Imps),是一支直布罗陀球队。2003到2016年,他们的联赛14连冠记录追平了拉脱维亚的里加斯孔托(Riga Skonto)。他们同时在冠军数量上超过了(已解散的)威尔士亲王(Prince of Wales FC)。卡米拉真可怜(卡米拉的丈夫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此为双关)。


塔菲亚(15次)

男子足球联赛连冠记录属于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球队塔菲亚(Tafea)。不过,塔菲亚的主要成就在维拉港足球联赛(Port Vila Football League)2009年被国际足联承认之前,算是瓦努阿图国家足球超级联赛(VFF National Super League)中的一个异类。从1994年到2009年,他们夺得了15连冠,特别是击败了强敌牧羊人联(Shepherds United)和伊菲拉黑鸟(Ifira Black Bird)值得称赞。


萨拉热窝SFK2000(18次)

波黑女足联赛2001年开办后,除了布戈伊诺伊斯科拉(Iskra Bugojno)夺得首届赛事的桂冠后,SFK2000包办了剩下的全部冠军,没有给其他竞争者一丝机会。SFK2000的18连冠如今已被登记为世界纪录——尽管本赛季因为疫情,联赛早早停摆。


哈德斯菲尔德(3次)

1926年哈德斯菲尔德夺得他们的首个英甲冠军后,是第一支完成英格兰顶级联赛三连冠的球队。令人不敢相信的是,没有任何后来者能追平这一纪录,遑论四连冠了。就连阿森纳,利物浦,曼联都只有两连冠。

=======
=============================豆知识===============================


虽然凯尔特人的成绩渐有起色,但还是在接下来的两年间一无所获。1996-97赛季苏格兰杯半决赛不敌次级联赛的法尔科克后,伯恩斯被炒了鱿鱼。自此,从1988年算起到1997年,流浪者已经在各项赛事中取得了17个冠军,远远领先于凯尔特人的2个。流浪者的联赛9连冠也追平了凯尔特人曾创下的记录,乔克-斯泰恩治下在里斯本举起欧洲冠军杯的那支凯尔特人的辉煌眼看就要被盖过。

1997年夏天,凯尔特人后院又起火了。迪卡尼奥,范霍伊东克和卡德特这副“三叉戟”在离队理由上出奇地相似,又是同样出奇地迅速。薪水问题是最关键的因素。范霍伊东克三月就离队前往诺丁汉森林,抛下一句至今仍然显得丢人的话:“7000英镑每周的薪水打发叫花子还行,打发不了一名顶级球员。” 然而至今他都否认说过这样的话。
4.jpg
上左:迪卡尼奥,已离开;上右:范霍伊东克,早已离开;下:他们早已劳燕分飞不知所踪……

夏天过后,迪卡尼奥和卡德特拒绝归队进行赛季前训练。前者最终被卖到谢周三,后者则去了塞尔塔。凯尔特人此时已经相中了替代者。然而他们相中的鲍比-罗布森千呼万唤不出现,却在6月3日定下了他们的新主教练。一份报纸信誓旦旦地说新任主帅是执教过前波尔图、本菲卡和瑞士的胡子主帅阿图尔-若热(Arthur Jorge),然而新帅并不是他,而是“拖把头”维姆-扬森(Wim Jansen)。“我觉得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唐内利说,“但不认识他的人可能只是见识不够多——他可是打了1974年和1978年两届世界杯决赛的人。”

作为米歇尔斯“全攻全守”时代的球员,扬森的执教生涯就显得不那么显赫了。虽然他在1990-92年间两次带领费耶诺德捧起荷兰杯,但他之前在广岛三箭的执教就惨淡很多了。确实,一家苏格兰媒体称扬森在广岛三箭的执教成绩“也就比核爆现场好那么一点”。不过扬森并不是那种急功近利的主教练。总是以一副冷静而和善的面容对待他人的扬森深思熟虑后,用65万英镑签来了拉尔森意图提升球队水平。

“维姆因为执教过费耶诺德,对拉尔森知根知底。” 唐内利说,“拉尔森一开始没能在他熟悉的位置上活动,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凯尔特人是真正能令他一飞冲天的舞台。” 虽然球队没能带来贝贝托,但却挖到了马克-里佩尔(Marc Rieper),史蒂芬-马赫(Stephane Mahé),达伦-杰克逊(Darren Jackson),乔纳森-戈尔德(Jonathan Gould)和克雷格-博尔利。博尔利虽说是土生土长的苏格兰人,但他却是从切尔西转会而来。当时还年轻的他可能还没意识到他将见证什么样的奇迹。对凯尔特人而言,他们只希望能阻止流浪者再获苏超冠军完成十连冠,以免使得前辈“里斯本雄狮”创下的九连冠伟业变成苏格兰足球历史上不值一提的小注脚。

“原本我还只是一名在切尔西快乐地踢着轮换的普通球员,” 博尔利对442说,“而当我来到这里,和主教练乔克谈话的时候,才开始注意到他说,这个赛季对凯尔特人来说至关重要。”

博尔利继续说道:“赛季初期,我们的表现并不如人意,在输掉头两场联赛后,球迷们显然想要了我们的命,有人冲着我喊‘滚回切尔西去’。事实上,几乎每个人都被喷了。”

“后来有球迷告诉我,对凯尔特人而言,那个赛季需要夺冠的重要性仅仅次于球队赢下冠军杯。”

和希伯尼安的比赛以输球作为赛季开局可谓糟糕透顶——不论对凯尔特人而言,还是拉尔森的首秀。“今天,我要把那天输球的锅全部扣给达伦-杰克逊,他根本不想接我的传球,直接跑走了!” 拉尔森后来在接受442的访谈时回忆起那次漫不经心的传球笑道,“当然,比赛后我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觉得后来我的表现应该足以让大家忘记我这个不佳开局。” 确实,不过凯尔特人球迷也很难忘记球队在联盟杯第二轮资格赛客场1-2输给因斯布鲁克蒂罗尔(Tirol Innsbruck),以及主场1-2翻船输给邓弗姆林的尴尬场景。赛后,球场内嘘声满天。

“要是接下来我们客场再输给圣约翰斯通,那么我们就要创造球队历史最差开局了,” 博尔利说,“好在我们赢球了。” 拉尔森在那天开启了凯尔特人的胜利之门。不过在格拉斯哥的另一边,流浪者的开局出奇得好。夏季转会期他们曾“胆大包天”地向意图转会的罗纳尔多抛出橄榄枝,虽然很快被拒绝,但他们却在意大利收获颇丰:先是从佩鲁贾签下了19岁的加图索以及锋霸马可-内格里(Marco Negri),后者首秀对阵哈茨就梅开二度,次战对邓迪联更是五子登科——头10场狂进23球,包括在7-0大胜邓弗姆林的比赛中上演大四喜,主场4-1胜基尔马诺克的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要知道,该赛季射手榜第二名谢尔-奥洛夫松(Kjell Olofsson,效力邓迪联)在踢完36轮后也不过进了18球!

赛季初期的积分榜,流浪者牢牢把持着头名,直到苏超双雄先后从欧洲赛场出局。凯尔特人在客场1-2意外落败后,主场6-3逆转因斯布鲁克,进入联盟杯正赛第一轮,他们的对手是利物浦。“我们给他们造成了很大麻烦,可惜麦克马纳曼在补时阶段的天外飞仙结束了一切。” 博尔利说。“也许直到那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我们有多么强大。我们的新主帅和新球员都很出色。赛季初期,我们还没能拧成一股绳,各自为战,当我们终于团结一心之后,我们真的很强大。” 唐内利补充道,“那时候我第一次认识到,这个赛季我们可以搞点儿事情。”

至于流浪者,自认联赛冠军胜券在握的他们希望在欧洲赛场有所作为,然而他们在冠军联赛资格赛中两回合1-4意外输给了哥德堡。接着,被“降格”到联盟杯的他们再次两个1-2输给斯特拉斯堡,彻底从欧战出局。虽然国内联赛还算顺风顺水,欧战严重翻车的瓦尔特-史密斯犹如芒刺在背。前两个赛季,流浪者都在小组赛中垫底,这已经让人们质疑史密斯不过是窝里横而已。很快,史密斯宣布无论本赛季联赛结果如何,他都将在赛季后离队。

10月25日,虽然内格里继续在进球,流浪者客场1-2不敌邓迪联,之前还3-3平了阿伯丁,2-2评了马瑟韦尔。凯尔特人趁机打出一波7连胜,以良好的状态进入到了赛季首次“老字号”德比战。赛前,哈茨多赛一场排名首位,凯尔特人则压过流浪者排名次席。

但凯尔特人尚未出征队内似乎已生隙嫌。报纸头版头条报道了后卫托什-麦金莱(Tosh McKinlay)在训练场上愤怒地顶翻了拉尔森。“有不少球迷趴在围墙上看着我们训练,见此场景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们训练还没结束,围墙那边就吵翻天了。” 博尔利说,“这很不幸,更何况这还发生在德比战前。墨菲定律怎么说的来着,坏事避无可避?但实际上训练场上的摩擦很正常,这也影响不到我们的比赛状态。然而德比战我们的的确确完全被流浪者压制了。”

流浪者凭借“二次归队”的高夫的一记低射1-0取得了胜利。高夫在效力球队10年后,夏季已经与堪萨斯巫师签约。然而新援洛伦佐-阿莫鲁索(Lorenzo Amoruso)加盟部就便在训练中伤到了脚踝韧带,年已35岁的高夫随即结束了在美国的合同归队救火,决意不让主教练将在赛季末离队的事实影响到全队的表现。“有人说我们希望用十连冠来为史密斯送别,但这是两回事。” 高夫解释道。至于凯尔特人,赛后他们看到高夫伸出双手,展开十根手指向球迷致意时,他们似乎有了更加长远的目标。“我们都看到了他的十根手指,” 唐内利说,“这让我们心中开始有了动力,决意让他们的十连冠梦想破灭。”

11天以后,凯尔特人在主场迎来了又一场德比战。这场比赛是原定于8月31日进行的联赛补赛。在开球前几小时,由于当天凌晨威尔士王妃戴安娜在巴黎的车祸中香消玉殒,比赛因此被紧急取消。
5.jpg
拉尔森的凯尔特人第一学年成绩A+


比赛中,加斯科因被判定对莫尔滕-维格霍斯特(Morten Wieghorst)严重犯规而被罚下,但他们还是凭借内格里的进球领先了。在德比战前,凯尔特人主场0-2不敌马瑟韦尔,他们可能在接下来的联赛中不能输掉第三场了。就在伤停补时阶段,凯尔特人中场杰基-麦克纳马拉(Jackie McNamara)把球吊入禁区,后卫阿兰-斯塔布斯(Alan Stubbs)头球破门扳平比分,保住了一场平局。


局势翻转,夺取头名


尽管凯尔特人11月30日击败邓迪联拿下了苏格兰联赛杯,然而他们在1997年的最后一场比赛中0-1不敌圣约翰斯通,仅仅排在联赛第三。而1月2日便是和流浪者的德比战,凯尔特人压力陡增。

“要是我们输掉了这场德比,我们就落后流浪者7分,后面怕是怎么追都无济于事了。” 博尔利说。

“那场比赛我们的压力非常大。光看着流浪者的替补席你都能腿软——他们居然敢把戈登-杜里(Gordon Durie)和加斯科因放在板凳上!我们的任务十分艰巨。不过,维姆安排恩里克-阿诺尼(Enrico Annoni)贴身盯防小劳德鲁普,让他永远不能出现在舒服的位置上,我们逐渐控制了比赛。” 博尔利随即为凯尔特人首开纪录,全场49000名球迷登时沸腾了。“那真是欢声雷动……” 他感叹道。

“这感觉实在太棒了。” 比赛结束前5分钟,11月才加盟球队的保罗-兰伯特(Paul Lambert)25码外远射为凯尔特人2-0锁定了胜局。“兰伯特可真是神奇。” 博尔利说,“他就像进了电话亭旋即变身的神奇女侠一样,虽然只是去了多特蒙德一年,但回来的时候,不仅给我们看了欧冠冠军的奖牌,还从一名普通的中场摇身变成了欧洲最好的中场之一。”

而对流浪者而言,1998年1月2日可是糟糕透顶的一天。流浪者不仅11场德比以来第一次输球,加斯科因还因为一个手势被卷入了宗教纷争之中。在凯尔特人球迷的不断挑逗下,加斯科因做出了吹奏风笛的手势——这个手势往往会和新教教徒的游行联系在一起。加斯科因被罚款2万英镑,还收到了死亡威胁。“我甚至收到了爱尔兰共和军(Irish Republican Army)的信,写着:‘嘿,加扎,我可看到了你做了什么。要是你再敢做这样的动作,小心你的狗命。’” 加扎说。两个月后,加斯科因转会米德尔斯堡,状态一落千丈。赛季末,他落选了英格兰出征法国世界杯的大名单。
6.jpg
加斯科因:吹风笛?我不懂,反向吃热狗也不行?

更糟糕的是,就在德比战几天后,内格里在玩壁球的时候不幸视网膜脱落,不得不高挂免战牌。虽然他后来成功归队作战,但他的周围视野严重受限。“马可的受伤对我们是沉重的打击。” 高夫承认道,“他在上半赛季简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但在遭受眼疾之后,就威力不再了。”

原本大有希望获得欧洲金靴奖的内格里在这次不同寻常的伤病后,在下半赛季仅仅打进3球。他后来说道:“我在街上遇到凯尔特人球迷时,他们常常用手捂住眼睛然后大笑起来,或是假装盲人拄杖摸索前行。”

德比战后,流浪者在8场比赛中仅胜3场。虽有哈茨紧追不舍,队内也有扬森和总监乔克-布朗(Jock Brown)闹掰了的消息,凯尔特人还是趁机跃居榜首。4月初流浪者恢复状态,在苏格兰杯半决赛中2-1力克凯尔特人,又在主场2-0取胜结束了本赛季最后一次“老字号”德比。此时流浪者以净胜球优势回到了榜首,而苏超还剩下4轮。“我们应该就着这个势头继续赢下去的。” 高夫说,“但我们没能做到。”

接下来两轮,流浪者客场0-1不敌阿伯丁,3-0战胜哈茨;而凯尔特人4-1大胜马瑟韦尔,战平了希伯尼安。凯尔特人领先1分进入倒数第二轮的比赛。

“我们的比赛是在周日客场对邓弗姆林。我还清晰的记得周六下午坐在家里休息时,流浪者和基尔马诺克的比赛结果传来。” 博尔利回忆道,“流浪者是主场作战,我以为他们至少不会输,毕竟瓦尔特-史密斯和他的球员们都很有经验。然而他们0-1输球了。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也许可以明天在邓弗姆林捧起奖杯了。”

毫无疑问,邓弗姆林的主场东端公园球场(East End Park)座无虚席。

“似乎每一位凯尔特人球迷都期待在那一天见证历史。” 率先打破僵局的唐内利说,“实话说,我那时候满脑子都在想,‘我他妈的要进俱乐部史册了’。” 然而克雷格-法尔孔布里奇(Craig Faulconbridge)的进球使得凯尔特人没能提前一轮夺冠。“那头球顶得又高又慢,像慢镜头一样慢慢地坠进球网——这画面至今还在我脑海里生动地回放着。” 博尔利说,“我们当时脑海里就一个字,‘艹’。赛后,麦金莱说,‘哦,这就是说下周我们可以在主场捧起奖杯了。’ 我回应道,‘放你的屁,我们今天就该赢下来,寻欢作乐整整一周,下周在主场打卡摸鱼就行了!’ 那一周真的很漫长,有一天扬森不得不叫停了训练,因为我们经常互相踹来踩去的。要是不叫停,周末我们可能就有一群伤病号了。扬森看到气氛实在太紧张,就凭借着他的经验判断该叫停了。他说,‘好了,都停下。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明天再说。’”

凯尔特人估计,流浪者应该不可能拿不下邓迪联,所以他们必须在主场拿下圣约翰斯通才能保证拿下联赛冠军。开场仅3分钟,拉尔森从左路内切,25码外起脚打出一记弧线球窜入远角,打进个人本赛季第19球。“那球太顶了。” 博尔利说,“他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在马丁-奥尼尔的带领下,还会为球队打进很多球,但这个赛季没有他我们真的没有机会争夺联赛冠军。有了他,我们的比赛无与伦比。” 拉尔森在凯尔特人效力7年,帮助球队夺得4个联赛冠军,也获得了一次欧洲金靴奖。

接下来的69分钟甚是胶着,圣约翰斯通球员没让凯尔特人进第二球。接着,替补上场的挪威球员哈拉德-布拉特巴克(Harald Brattbakk)帮助凯尔特人锁定了胜局。“当他打进第二球时,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唐内利说,“终场哨响,球迷们涌进了场地,这场面,哎呀,太美妙了。”

“我们保住了我们的历史荣耀。” 博尔利说,这个赛季作为中场他打进13球,获得了苏格兰足球记者协会年度最佳球员(SFWA Footballer of the Year)称号。而火线回归的高夫则以十分遗憾的方式结束了在流浪者的岁月。“很遗憾以这样的方式告别流浪者,但我们依然可以为我们的成绩感到骄傲。” 他说,“很荣幸可以成为球队光辉岁月的一部分,能够完成苏超九连冠大业对我而言已是至高成就。我们很希望能完成十连冠,但事情不总是能如你所愿。”

夺冠的同时,也是扬森告别凯尔特人的时刻。因为和乔克-布朗不和,扬森宣布将很快离开球队。二十多年过去了,这次轮到凯尔特人向十连冠发起冲击。如果1997-98赛季凯尔特人没有夺冠,那么今年他们至多也只是追平记录而已。“球迷们现在还是为我们阻止了流浪者十连冠而感到感激。” 唐内利对442说,“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份情感愈加感到珍贵。”
7.jpg
久违的联赛冠军,但扬森即将离开

博尔利承认:“如果有人要拿如今的九连冠跟我换1997-98赛季的那个冠军,我是绝对不换的。因为得到那个冠军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如果那年夺冠的是流浪者,也许他们就会一骑绝尘,我们再也无法赶上。但谁又说得准呢?”


这次,或许轮到流浪者和他们的主教练杰拉德成为阻击者了。“从赛季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他们都会被‘教育’这个赛季的重要性。” 博尔利说,“他们听到的每一句话或许都是以‘你最好……’开头。球员们必须经受住这样的压力,但流浪者的球员们经验还是不够。毕竟他们没有一名刚刚获得欧冠的球员加盟,也没有像拉尔森这样出类拔萃的球员。”

“如果杰拉德能做到当年和我们一样的事情,那么他可以吹一辈子了,这也将铺平他未来作为主教练的道路。不过如果他没能阻止凯尔特人获得10连冠,那么流浪者球迷可能都饶不了他。对他而言,这个赛季很重要,我认为他也已经意识到了,联赛一打响,他就知道压力有多大。” 凯尔特人和拉尔森在1997-98赛季在磕磕绊绊中找到了胜利的钥匙,九个月后,他们登上了领奖台。

原载《442》杂志2020年8月刊

转自虎扑体育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