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访问 手机版

曼联球迷网

[精品转载] United We Stand索尔斯克亚专访

[复制链接]
爱踢球的仁 发表于 2020-9-11 11: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次内容分别刊登在两期《United We Stand》发布,有微博上的红魔@kkkailash 翻译,本文由其微博整理,侵权删,从采访内容看时间比较久了,但是依然就很强的可读性

1.png

请形容一下你的隔离生活

我在隔离期间的生活可能和大多数人差不多。也许不同之处就在于,我必须跟职员和球员视频连线。我们保持联系,努力做好计划和评估。我给孩子做了一些家庭教育,积极的一点就是,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我们可以散步和锻炼。

我看了很多新闻,因为你会疑惑到底在发生什么。我也比平时多看了很多电视节目。我看了关于迈克尔·乔丹的The Last Dance,非常吸引人。它把我带回了我的队员时代,但同时又促使你作为俱乐部主教练和教练员进行思考,当你处于最顶端的时候,一点小事情就会带来很大的不同。

我大多数时间都在曼彻斯特附近乡间的家里。这是多么美好的四月和五月初天气。我喜欢在外面散步,有时候是在Alderley Edge。我还挑战了老特拉福德乐高模型,和布莱恩·罗布森比赛。或者应该说是我们,因为主要是我家人在拼。我没有那个耐心。

我们知道世界上发生着比足球更重要的事,但就在曼联本赛季势头最好的阶段之一,球赛停摆了。是什么使曼联这段时间如此顺利?还有,2020年3月和2019年3月的队伍有什么不同?

每一场比赛都有它自己的生命。有一些时机和小细节方面的因素,但球队的气氛和信念都彻底进步了。信心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但它对足球太重要了。

19年3月,球员们在生理上、心理上都非常疲劳,我们还有伤员。当时,球员们产生了消极的想法,但现在我们的想法是积极的。去年还有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有些个人的问题应该更早解决,但一直拖到了夏天。

最近,我们在休赛期到西班牙去拉练了一个星期,队伍完全团结在一起。球队的精神状态很好,我们还签下了布鲁诺,他给球队带来了很大改变。

你刚才说到了个人问题,这些问题现在接近解决了吗?我知道球员如果不能上场可能会生气,现在情况比当时有所好转吗?

在足球世界,总会有想更多上场比赛的球员,但如果一支球队想要取得成功,那么球员就需要在不同时刻都做好准备。

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团队里没有一个烂苹果。没有球员会对被投闲置散感到高兴,但他们应该为自己的位置竞争。我当年就是这样做的,虽然主教练想在球员身上看到自己的说法有些陈腐,但事实就是如此。要说我就是这样做的,那很容易,但我确实这样做了,而且我是一支非常成功的球队的一部分。努力和做好准备,这就是答案。也许我会对一名球员说“你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并告诉他继续努力,又或者我会解释为什么我想要一支这样的球队。我的工作之一就是关注细节。

为什么马贝拉之旅作用如此之大?80年代的英国球队如果到那里,会每天晚上人人都喝上10品脱。你们是怎么做的?

我不知道其他英国俱乐部还会不会这么做,但我们没有。我们有很好的精神和态度,有进步的意愿。我感觉到他们都想成为这支队伍的一部分。在我们的拉练营里没有臭鸡蛋。天气也帮了忙,我们可以在细节和不同的战术体系上下功夫。我们练了定位球,回到赛场上我们就对切尔西进了一个定位球。

在那次拉练中,我能看到布鲁诺融入球队,看到弗雷德很放松。西班牙帮也很高兴。他们有几个人去看了Malaga play。

我们在那之前还给球员放了一周假,他们在心理上已经准备好再次投入工作了。他们到了一个好地方,那是一支在短暂分别后愿意投入工作的队伍。我们在季前准备期也有这种感觉,在澳大利亚。我们集中精神在拉练上。这些球员在放假后都能很好地集中精神。

你提到了定位球。为什么在布鲁诺加盟之前,曼联不能取得更多定位球得分,而且在定位球上丢了很多分?

我们做了功课,也练习过。有时候是因为发球的质量不够好,有的时候是有机会但被门将救下来了。都差那么一点点,虽然我们在这上面做了更多工作,我们也有能发好定位球和能进球的球员。我们已经很接近解决定位球的问题了,而小拉也用几个任意球说明了他能做到什么。

为了将曼联文化带回球队,你接手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米克(Mick)、迈克尔(Michael)和我都曾经在这个俱乐部呆了很多年。我们如何与球员和职员沟通是很重要的。我从以前就认识大多数职员,我知道他们是好人,而且很擅长于自己的工作。关键是给予他们工作的自主权。我想带来一种家庭的感觉。我希望职员们都是努力,谦逊,并且想为俱乐部做到最好的人。

和球员的沟通是至关重要的。我做的第一件事是说明我们日常应该怎么做。我想塑造好的习惯。

当你创造最初那一波胜利的时候,你有多了解球队所需要的主要动力是什么?还是说直到球队开始输球,你才搞明白了这一点?

赢球的时候,一切都会很容易。每个人都很高兴,都面带微笑——你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有当你碰到困难的时候,你才知道谁是你想要的,有正确的心态,符合你的核心价值观的人。在大巴黎赛后进入困难阶段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这些。就是那时,我看到谁是我想要围绕着他打造长期成功球队的人。在足球世界,你需要有一点个性,但必须以球队为先。越接近赛季结束,我看到越多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

有三位新球员加入,而且季前赛我们表现也非常好。那么,为什么这个赛季开局如此之差?12月初之前只有四场联赛胜利,实在是太糟糕了。

是很糟糕,但让我们分开一场场比赛来看。季前赛,我们没有输球。接下来我们在首战4-0赢了切尔西。然后,我们在和狼队的比赛开局非常好,踢得也很好。狼队有一脚中目标射门和60分钟的魔法时间。他们由内维斯进了一个世界波,而我们射失了一个点球。烦恼就这样开始了。

如果你的想法是积极的,那么那些小事情就会有利于你。如果的想法是消极的,那么它们就会站在你的对立面。主场迎战水晶宫,你可以把这场比赛踢100次,我们会赢99次。那是整个赛季最反常的赛果,加上我们还失去了卢克和安东尼。于是,在三场比赛之后,有了很多消极的想法。在曼联,一切都会被放大。

第四场客战南安普顿,我们踢得很好,先得分但是却无法打进第二球。再一次,他们在仅有的两次中目标射门中进了一球。就这样,我们在最初四场比赛中赢下一场,丢了7分。

在国际比赛周后,我们赢了莱斯特城,在后来对阵西汉姆和纽卡斯尔的两场客场失利之前,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回到轨道上了”。但这两场球都让人非常,非常失望。

后来我意识到,到了我们面对利物浦的比赛时,我们已经很接近降级区。我们坚持努力,坚持尝试去抓住那些小细节,但我们实在是太不稳定了。我们有太多次被抢先进球了,我们应该先进球并赢下那些比赛。

我们受到的批评都是对的,因为我们没有赢下足够的比赛。

为什么曼联在对阵最好的球队时表现更好?就在赛季最黑暗的阶段,曼联赢了热刺和曼城。

球员们对热刺那场比赛真的非常投入。在客战谢联和主场迎战维拉以后,有很多媒体围绕着我们。若泽回来了,所有球员都知道那对他们自己,对我,对曼联来说都是一场重要的比赛。我们踢得格外好。那是梅森在英超的第一次首发。他在那个位置表现极其优秀。

小拉拿出了顶级表现,我们应该赢下更大比分。

若泽回来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形?和对手的主教练之间有什么样的往来礼仪?

我们在比赛前聊了聊。我之前没有正式和他打过交道,只是在他执教切尔西,带队和卡迪夫比赛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我们聊得不错。他抱怨了客队更衣室,就是他改造过那个。我们之间的气氛是积极的,很高兴他能回归。我会努力不被压力捆住手脚。在曼联踢球和执教,你必须得厚脸皮,压力并不会影响我,但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放大或吹毛求疵。内马尼亚(马蒂奇)曾经告诉我,当他住在伦敦的时候,他可以到处走动,不会被注意到。当他成为曼联球员,一切就都改变了。

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如果本赛季接下来没有比赛了,满分10分的话,你会给这个赛季打几分?让你高兴和失望的分别是什么?我们无法以奖杯和联赛排名衡量,那么你用什么因素作为衡量标准呢?

在赛季没有结束前打分是很困难的。我们有过起起落落,有非常棒的比赛,也有踢得不好的比赛。

哪一场比赛是最好的?

12月客战曼城。我预计到这场比赛会很困难,但我们能有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突破和反击。我们应该进4、5个球的。我们有20分钟时间势不可当,在球场的每一寸空间上都是如此。那场比赛以后的感觉非常非常好。我的家人,两个儿子,都在现场。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又一次战胜了曼城。

曼城是一支非常好的球队,但他们在这些比赛里并没有创造太多机会。

哪些球员给你留下了意想不到的印象?

很多球员都进步了。年轻小伙子们,像布兰登和梅森都成功上位了。这就是曼联应有的样子。马库斯展现了领导能力。弗雷德从困难的首赛季走出来了。

我对新援很满意。亚伦和哈里都为球队提供了很好的补充。丹以自己的速度为我们作出了贡献。我对球员的态度都很满意。

哈里·马奎尔加盟6个月就被任命为队长,而且做得很好。你为什么会选择他?

有几个原因。米克在赫尔城教过他,所以我们原来就了解他。我也观察过他,从他带着极强存在感参加第一组训练项目时开始,他的领导能力就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你越了解他,就越能在他身上看到一名领袖的模样。他就是在这样的角色里成长起来的。

阿什利想去意大利,当事情真的发生时,我没有什么难以抉择的。哈里就是一名领袖。

在球员当中,场上场下的领导有多重要?

俱乐部的行动很重要,我们在这次隔离期间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俱乐部表现非常好,哈里也是。他一直和球员们保持联系,总是发起对话的那个人。他想他人所想。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曼联队长。

我们已经解释过你为什么选哈里做队长了。你认为曼联为什么选择了你?你听到俱乐部想请你当主教练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我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是一个红魔人。曼联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很诚实。我很忠诚。我是一个以俱乐部为先的人。我会做长期规划,我希望俱乐部有最好的长远前景。我已经有几年俱乐部主教练经历,经过起起伏伏。当我被选为临时主教练的时候,我倾向于认为,他们觉得我有管理曼联所需要的品性。

你太太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她认为那是一个机会,6个月,让我实现当曼联主教练的梦想。在我以前的合约里一直都有一个条款,那就是如果曼联来找我,那我就会离开。这是我多年以来的梦想。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玩电脑游戏就一直当主教。我不会让自己当球员——当主教练一直是我的梦想。

请形容一下你和艾德的关系。

开诚布公。我们关系很好,互相挑战。我挑战他,他挑战我。

怎么挑战?

曼联主教练可不是一份粉扑扑软乎乎的工作。我不能像拿着一份心愿单一样指定要哪个球员。我们会讨论,我们活在现实世界里。我和他合作得很好。

我们采访过艾德,他告诉过我们现在的引援是如何进行的。在你这方面是什么做的?你有时间去鉴定一名球员吗?还是依赖球探报告或俱乐部庞大的数据库?

现在的引援系统很好。今天的足球已经和20年前不同了。

我们有一个优秀的分析和招募团队。他们越来越明白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球员,而我们也充分信任他们,让他们去做他们的工作。我们信任他们的眼光,他们知道成为曼联球员需要一些什么素质。

我们拥有一个为我们提供大量报告的系统,同时我也会和球探直接联系。如果我在某场比赛注意到一名球员,我会给球探打电话,请他提供报告。他们知道我喜欢哪种球员。

布鲁诺还没有来的时候,你有安排球探去研究他吗?

是的,而且我还去现场看过他的比赛。更重要的是时机。我们在夏天签下了哈里、丹和亚伦。我想要一个比赛的基础,想先要有一个稳固的后防。这是我的优先项。

在2-0战胜曼城的德比战后,你说到了球队和球迷之间的联系——为什么这对你如此重要?在接下来几年里,发动老特拉福德帮助球队有多重要?

从刚回到这家俱乐部开始,我和球迷之间的关系就非常好。他们知道我曾经是一名在每次比赛中都付出全部的球员,我想他们知道我作为主教练也会这样做。我不是球场上最好的球员,但我永远倾尽所有。我想我们的球员也都做到了全力以赴,球迷们能看到这一点。他们给出了回应,和曼城那场比赛的气氛无与伦比,就像我们2-1战胜热刺那场一样。非常,非常好的气氛。为曼联踢球,你需要能力,但同时你还需要其他素质。

你对西看台的the Red Army区域怎么看?

太好了!他们帮助我们保持气氛高涨,保持场内声浪。

你对球迷文化和球迷所作的牺牲了解多少?

对很多人来说,足球就是信仰,是人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它带来如此之多的快乐,人们会为了球赛不远万里长途跋涉。甚至不是为了去看球,只是去参观球场,买球衣。我有很多球衣。

像你的前队友小克鲁伊夫一样收集球衣吗?

不是收集,但我交换了很多球衣,我也知道祖迪的收藏。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在克里斯蒂安松有一家克鲁伊夫体育用品店。我在室内和室外都曾经穿过克鲁伊夫的球鞋。那是很棒的球鞋,黑鞋子,外侧有金色的签名。我曾经给祖迪看过照片。

你对青训系统有见诸行动的兴趣。现在的形式是什么样的?你十年前执掌青训的时候形式又是什么样的?

我一直很享受给年轻人和年轻球员机会。同时,这种做法也是曼联的特征之一。年轻球员会全力以赴,他们在职业生涯的起步阶段,你可以帮助他们成长为曼联球员应有的样子。

历史上,我们的青训系统一直很优秀。现在,我希望能看到更多球员升上一线队。有两三名不同年龄组的球员,也许明年就会挑战一线队的比赛了。在头一年你会学到非常多。考虑到脱欧,我们必须保持这个优势,因为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没有之一——是对青训球员来说最好的俱乐部。我们要的不是平庸的青训球员,我们要的是有某种能够为曼联一线队踢球的X要素的球员。俱乐部会有非常好的球员帮助他们把自己打造成曼联需要的球员。在保罗(博格巴)16岁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同时也会有很多球员做不到这一点,但仍然可以在其他地方有很好的职业生涯。

你在早年执掌卡灵顿的时候学到哪些关键知识?

太多了。我这里有一幅照片,是我在2009/10执掌预备队和阿斯顿维拉进行决赛时的那支队伍。首先,队医、装备管理员和守门员教练现在还在俱乐部工作。博格巴也在照片上,他从瓦伦·乔伊斯(Warren Joyce)那里学到了很多。我们还保持着联系,就在封锁隔离开始前,他还带着索尔福德的预备队来和我们的预备队打过比赛。

执掌预备队的工作是很难的。你并不是在打造一支队伍。你的工作对象是个人,希望能有一两名小球员升上一线队,但这项工作做得越好,对队伍来说就越不利。我有过一些沮丧的日子,但这些日子塑造了我,我学到了很多。

当年的经历也使我成为一名更强硬的主教练——比如我带队打的第一场比赛,弗爵在中场休息走进更衣室。我们在兰开夏郡青年杯决赛上对阵利物浦,他敲响了更衣室的门。当时我刚刚做完中场讲话,安排好换人。他说:“要确定你已经处理好了,换人要这样这样。”我能听到,但球员们听不到。当时我已经换好人了,和他说的一样。最后我们战胜了利物浦,而我也看到了战胜利物浦对他来说多么重要。

你还跟当年这些小伙子有交流吗?比如波赛邦和……

罗德里格!问问他还记不记得我们的争吵。我作为主教练第一次争吵就是和他。在一次面对非联赛球队的比赛中,我已经受够了他处理球时的犹豫不决,这意味着他到处挨踢。我不想看到他这样,我不想看到他挨踢,所以我就告诉他了。

从林茨那场比赛的350镑退款到老特拉福德的安全站席,再到这次冠状病毒危机中的整体应对,曼联似乎在场外做了一些很好的决定。这可以说是一种俱乐部文化方面的变化吗?

我同意这个观点。我对代表当下的曼联感到非常骄傲。看看我们的球员、职员和他们所做的一切。我非常喜欢老特拉福德亮灯致敬NHS的做法。虽然我们不能踢球,但人们因为这个俱乐部而团结起来了。

请选出你作为曼联主教练期间的高潮和低谷,并且解释一下为什么。

应该是大巴黎吧,但本赛季两次战胜曼城应该也是。低谷?上赛季客战埃弗顿。那是我这段经历的谷底,但也是本赛季的开始之时。尽管还没有得到应有的结果,但我知道球员们有多么努力,也知道我们多么接近成功。

你有预想到会战胜大巴黎吗?

当时发生的事并不让我感到意外。在比赛前一天,当我带着队伍进入球场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已经有一支球队了。看着眼前的球员,我想:“不,我要让他、他上,因为这样我们会有机会。”比赛完全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我们原本就打算在最后10分钟打进一球。如果在前80分钟我们能够做到1-0,那我们就可以满意了。当时我们失去了那么多球员,对我们来说,就这样站上球场战胜大巴黎是不可能的。

我们必须踢一场聪明的比赛,所以我们在比赛中换过阵型。在上半场我们打的是4-4-2,低位防守,以及两名站位比较低的前锋。我们有几个不同的录像分析小组,基兰(Kieran)和迈克尔分为不同的两班。我们和弗雷德以及斯科特开了很长的会。弗雷德在矿工打过这个阵型。我们确实是用矿工和曼城比赛的录像告诉弗雷德我们希望他怎么做的。我们事先和马库斯、罗梅卢做了很多准备。

我们觉得大巴黎太自信,太放松了。我们希望比赛节奏慢下来,让他们觉得没什么好努力的,因为他们很顺利。然后,我们计划用快速突破打击他们。我们的球队可以做到这一点,快速。

在比赛前一晚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我说觉得我们可以做到时,我并没有撒谎。我太喜欢赛后的反应了,那种快乐,但我们在精神上和生理上都非常疲劳,后来我们就感觉到了。

在过去几个月,随着队伍的状态提升,有很多对基兰·麦肯纳/迈克尔·卡里克的夸奖。但是,你怎么回应那种时不时出现的,认为曼联需要一个更有经验的教练组的建议?

我不同意。虽然经常有各种关于我们的看法,但我不认为你能够得到一位比米克·费兰更有经验的教练。我们都有很长的球员职业生涯,而米克还有很长时间的教练生涯。

我也不是一个新手。我在莫尔德经历了6个半赛季,在卡迪夫执教过一年,还带过曼联的预备队。我还可以说说马丁·珀特(Martyn Pert)。他曾经在世界各地任职。我在卡迪夫的时候他也在那里。我们共事的时间不多,但我能感觉到他是一名人才。他在语言方面也很擅长。

理查德(Richard),我们的守门员教练,也是我曾经合作过很多年的人。

你在执掌曼联预备队之前就已经开始执教了。我们能回到你在克里斯蒂安松带领一支街区球队的早期执教经历吗?克里斯蒂安·麦克尔森(Christian Michelsen),你的朋友,也是现任克里斯蒂安松主教练告诉我们:“奥莱打造了一支很好的球队——他想要我们这里最好的球员。”你真的曾经骑着自行车到处去发掘球员吗?你真的曾经从镇上的其他区域挖球员吗?

是真的!我从学校找球员,同时我也骑着自行车到镇上别的区域去挖球员。我所有队友都住在同一片区域,我们有最好的队伍——但他们和我不是一个地方的。我们这个区域也有自己的街区球队。我的球队叫Maranico,名字来自马拉多纳(Maradona)、普拉蒂尼(Platini)和济科(Zico)。

你是克里斯蒂安松人,但却在附近的莫尔德执教。这就像你是个巴塞罗那人却执教皇马,是个博卡人却执教河床一样。


(大笑)那不是一个水平,但确实是对头。当克里斯蒂安松努力要升入一级联赛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场比赛就是主场迎战我们,莫德尔。我只好做那个讨厌的人,我们以1-0战胜了他们。相信我,成为整个克里斯蒂安松唯一不支持本镇球队的家庭,那可不是好受的。我的孩子们都很忠实于我。

我去年9月份去过那里,见到你以前的教练,奥莱·奥尔森(Ole Olsen)。他们告诉我,当他们击败你执教的莫尔德,你是真的很不高兴。

让我们这么说吧,在那次比赛以后,我有一段时间都不愿意直视他们。

你意思是说你输不起吗?

我不会在输了比赛以后花很多时间在圆滑处事上。我所做的只是我必须做的——媒体任务,然后就是“拜拜,回头见”,转头回家。我家在克里斯蒂安松,在那里大家都很高兴,只有我例外。不过,奥莱和克里斯蒂安是很好的人。在挪威的那个地区有两支来自不同镇——不是城市——的队伍,都在顶级联赛中,那是非常好的事。

如果你在这个夏天只能签下一名球员来补强球队,会是哪个位置?

首先,我们不知道市场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已经从打造一个坚实基础起步,签下了哈里和亚伦。我们还加上了的丹的速度,现在又有了布鲁诺的创造力。我觉得我们在防守方面更加稳固了,接下来看看会发生什么。

你在尝试签下球员之前,会对他们的性格/人品有多严谨的评估?

我宁可队伍空着一个洞,也不会填进去一个混球(I’d rather have a hole in the squad than an arsehole)。人品太重要了。我们是一个作为整体存在的团队。你会希望球员有一点个性和脾气,但那必须是可以被接受的。现在,我们队里年轻人和有经验的老队员配合得很好。

我们想打造一支年轻的,令人兴奋的球队,但是你要做足功课。比如说,如果对一名效力西班牙俱乐部的球员感兴趣,我会找胡安和大卫谈。如果是英国人,那我就会去问英格兰国脚或是其他了解他的人,尽量获取关于这名球员的信息。要在老特拉福德呆下来,你必须有很强韧的神经和很好的品性。

你有多经常从前队友那里寻求建议来帮助你工作?

人都会利用自己的关系网络。我和很多球员一起踢过比赛,爵爷手下很多球员都去当教练或俱乐部主教练了。如果有某一位球员他们比我更了解,那不去问他们就太傻了。我会找我信任的人聊。

你会在现在的球员身上看到你的前队友吗?比如你曾经比较过布鲁诺和斯科尔斯。

每个球员都多少有些特点。我知道我曾经谈到过布鲁诺,但我也会从布鲁诺身上看到胡安·贝隆。胡安是一位伟大的球员。

我在小拉身上看到罗纳尔多。我在布兰登·威廉姆斯身上看到加里·内维尔的一些特质,就像在丹·詹姆斯身上看到老吉一样——顽强而勤奋。我也许可以给你把所有球员都说一遍。

和你踢球的时候相比,足球在战术上有了什么样的变化?你是怎么学习战术的?你会“研究”足球/其他教练和战术体系吗?

足球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我从Paul Brand[1]和他的团队那里得到的分析数据之精细令人难以置信。

我以前在曼联工作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水平的信息。

因为有人花了无数个小时去分析对手,所以我的所有教练都能够得到简洁明了的信息。但同时你也知道,你的对手也会做同样的分析,你必须作出能够让你用手头的球员帮助你取胜的决定。

现实中的比赛也不同了。我踢球的时候远比现在有更多的空间,但现在一切都变得更紧凑了。现在的足球经常让我想起手球——一次进攻被封堵终结接着就会进行下一次进攻。在英格兰的踢法就是高位逼抢,球队喜欢在更高的位置施压。在挪威,球队会回到自己的半场,因为人造草皮让球速变得很快。

那让我们以一场比赛为例,本赛季客战伯恩利。你交给安德烈亚斯一个任务,让他面对一支靠身体的球队把速度打起来。

我们做了一个计划,但我记得在那场比赛我让丹回撤10码,让安德烈亚斯有空间可以利用边路通道把我们往前推进。计划随时都可以改变。如果伯恩利没有用我们预想的那些球员,上的是比较慢的而不是比较快的选手,那就要改了。有时候你会做出适应,有时候你会让他们去为了适应你而头疼。我希望是他们要做出改变,而不是我们——对所有对手都是如此,但有时候你需要改变你的体系。有时候会是极端性的变化,比如对大巴黎。我们10月主场迎战利物浦的时候也做出了极端性的改变,而我们还差5分钟就赢下那场比赛了。就像后来发生的那样,他们进球了,但我们仍然是第一支从他们手上抢到积分的球队,并且很长时间里都是唯一一支。

和基于应用的原则比起来,我更喜欢稳固的基础。我喜欢在这个基础上做调整,有时候我们会用三中卫来对阵强队。

我们可以用不同的体系,而我们也确实使用不同的体系去赢得比赛。但我坚信要有一个基础去发展出不同的踢法。

你提到了贝尔萨。Martyn Pert曾经到阿根廷去研究过他,我们讨论过了。因为对细节的掌控程度,他是我们仰慕的教练。但我曾经在一些伟大的教练手下呆过。卡洛斯·奎罗斯在带我们的时候,对战术的研究真的非常深入,我很喜欢向他学习。我会用上从他那里学来的一些环节,在莫尔德反复使用过。此外,当然还有爵爷和史蒂夫·麦克拉伦。

如果要评价你在曼联所做的工作,那需要一个多长的时期才是公平的?

当我行动的时候就可以评价我。我的所思所想,只有以尽量快的速度把这支球队带到最顶端。我们有多快能够做到这一点?在停赛到来之前,我觉得我们已经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了。

我不知道我们离回到曼联曾经的位置有多近,但我千真万确知道我们正在为这个目标竭尽全力。

我们采访你的前任穆里尼奥的时候,他答应过如果带领曼联夺得联赛冠军,就会和随队客战的球迷一起坐大巴回来。不幸的是,这并没有发生。如果你带领曼联回到英格兰足球之巅,你会愿意做相同的事吗?

我怎么能拒绝呢?

一些来自读者的问题

你最喜欢的客战球场是哪里?如果有的话,有哪种客场观战形式会是你心中最柔软的一点,或是让你最尊重的?

球场嘛,曼城。到现在为止我们在那里赢过三次了。

作为球员的时候,我曾经最喜欢白鹿巷。另外,我打赌作为客队球迷在安菲尔德看着你的主队赢球是非常美妙的。我曾经作为球迷这样做过。

我总是热爱英国足球和英国的球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曾经求过我父亲带我到英国来过圣诞节,看三四场球。炸鱼薯条店,酒吧,我喜欢沉浸在这样的环境当中。

你最喜欢大曼彻斯特的哪个区域?从你最初来到这里,这座城市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自从我1996年来到这里以后,这座城市经历了快速发展,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它开始了现代化,而且没有停下脚步。不过我不是个城里人,我住在柴郡,我喜欢和家人在乡间散步,呼吸新鲜空气。我喜欢户外活动。

你父亲是一位希腊-罗马式摔跤运动员,你小时候也接受过相关训练,我这些年来看了很多很多WWF的比赛,可以肯定自己对此得心应手。你愿意再次穿上紧身连体摔跤服和我来一场慈善赛吗?

这个答案绝对是个一个大大的NO!和再次穿上紧身连体摔跤服比起来我更愿意花钱去做慈善。我并不是一个好的摔跤运动员,我也许曾经练得不错,但在我那个年龄和重量组有一个家伙是全挪威最强的。我一去训练就会看到他在那里。哥不玩了,再见!

但是我会和他踢足球——而且我们都执教过自己女儿的球队。

为什么克里斯藤森这样的小镇出了那么多足球运动员?在你那个时代,这座只有25000人的小镇出了4名挪威国脚。

那是因为我们的精神力量。我们足够皮实。我们学会了如何活下来并且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

另外我们还有像Ole Olsen这样的教练。他教过我们所有人。他创造了那样的环境。我希望自己也能做到他那样。

你会为在Beetham Tower顶上建布鲁诺的雕像捐献50挪威克朗吗?就像里约基督山上的基督像那样的。[2]

现在谈雕像还太早了,让我们先开始赢得点什么吧。

[1] Paul Brand,曼联一线队数据分析主管。——译者注

[2] 布鲁诺刚加盟带来一波连胜的时候,Andy Mitten曾经发推说应该在曼彻斯特的标志性建筑Beetham Tower上建一座他的雕像,像里约的基督像那样俯视曼彻斯特。——译者注
全部回复1 显示全部楼层
Defend 发表于 2020-9-12 00: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索帅麾下9 10 11齐齐整整,新赛季重拳出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老特拉福德球童

热门推荐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