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曼联球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查看: 211|回复: 0

[官方] 离暴力远点,要么离足球远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16 21: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骚烤君 于 2015-3-12 05:13 编辑

大家公认的,裁判菲尔-多德上周日(3月6日)在安菲尔德球场导演了一场好戏。此话怎讲?此君当日选择性无视了两起潜在的断腿血案,其中一起迫使一名极具创造力的球员黯然离场,不得不闲立一旁围观球场上其他十几个队友和对手的群殴。
想想看,假如警方遇事也这么干会怎样。想想看这样的场景:某个周六晚上在中央大街上发生了斗殴事件,而警官们遵照规定,一边好整以暇地躲屋里看好戏,一边为自己的淡然冷静沾沾自喜,直到“好戏”的主角们自己打得没气没力了,才出面慢条斯理掏出个小黑本儿,对斗殴者做出点无关痛痒的警告。
谢天谢地,目前警方的政策倒还是“立即制止暴力活动,并逮捕始作俑者以儆效尤。”可惜多德裁判并不用参照警方规定办事。他首先默许了杰米-卡拉格对纳尼令人发指的铲球,随后放纵了马克西-罗德里格斯对拉斐尔的蹬踏,这直接导致了拉斐尔对卢卡斯的恶意报复,和随之而来的一片混战。而多德先生自己则从球场上的执法者变成了一个摆设。
无论在哪儿都不会有人认为多德的裁判工作完成得漂亮,只有英足总继续窝进国际足联的羽翼之下来逃避准则法度的话题,同时默许英国足球按着自己道儿上的规矩行事,简直贻笑大方。
卡拉格的一脚铲球,险些让马丁-泰勒和肖克罗斯后继有人,而纳尼也只是惊险逃过了成为下一个爱德华多或拉姆塞的危险。卡拉格自己也清楚这一点,所以赛后他特意去找纳尼道了歉。道歉是个正确真诚的姿态,但不能成为恶劣行为的借口。他的这些举动即可表明,如果他被多德出示红牌也理应是丝毫无可非议的。
说真的,为啥一到该按照规则手册下手重判的时候,我们的裁判们就怂了,这实在是个迷。到底是被“22个人一个都不能少”的观点给洗了脑,以至于能力下限到已经不足以判断哪个铲球干净哪个铲球脏了呢?还是迫于豪门俱乐部和电视传媒公司的压力,不得不奉行“规法章绳与好看场面不可得兼”这个信条?
以利物浦主教练肯尼-达格利什的水准,他本应对这场比赛有些更深入的思考,最起码不该像他赛后采访时那样,一味的避重就轻,生怕媒体的注意力从利物浦卓越非凡的表现转移到争议判罚上。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要知道,纳尼可能在四月前都得缺席比赛。假如是正在为自己在安菲尔德的处女赛季打拼的苏亚雷斯遭遇了纳尼的悲剧,达格利什先生不知会作何感想。
我绝不是提倡对某些具体球员进行封杀,更不是哗众取宠,但那些诸如纳尼、苏亚雷斯的顶尖技术型球员,实在应当得到保护。这样的保护,他们在如今的英格兰赛场上得不到,因为我们更看重让比赛顺畅进行,当然,前提是你得能用一条腿继续盘带,这一点反正纳尼做不到。
去年夏天,荷兰对决西班牙之时,之所以前者能够肆无忌惮的以粗暴行为玷污世界杯巅峰之战,和主裁判霍华德-韦伯来自英伦不无干系——是的,英格兰裁判,相比之下宽容仁慈的英格兰裁判。
很显然,这种自然而然的“宽容仁慈”使得比赛从一开始就暴行迭出,天知道这怎么会有助于比赛流畅进行。按理说,当优秀球员被抬着下场的时候,比赛不是卡壳得更厉害么。
为何韦伯之流会成为英格兰裁判的主流?或者我们同样可以问,为什么当意大利或西班牙的裁判执法时,彼得-克劳奇这样有侵略性的球员,往往会因跳起争头球的动作而给对方送上任意球?而这英格兰的俱乐部也明白。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玩法。英格兰的风格与众不同。这点我们清楚——事实上,我们陶醉其中。
这可能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英超联赛主席理查德-斯库达摩尔(Richard Scudamore)每每遇到裁判争议问题,都会站在哲学的高度,深沉地顾左右而言其他。他说过,裁判信任危机每个赛季都会爆发那么几次,那些危机会被各种因素激化,比如一沓红牌,几个误判,几次适时或不适时的比赛中断;然后媒体争相以头条新闻报道,引发各界热烈争论,再然后,新闻机构去挖新的新闻点了,于是风平浪静,一切都回复常态。
马克-克拉滕伯格已经宣布三月里停止执哨一个月,而主席大人未必以此为然。毫无疑问的,斯库达摩尔肯定心里觉得,目前只不过是今年的“那么几次”之一,而克拉滕伯格收到的抨击,和(在他眼里)高层对裁判工作的不予支持令他相当失望。
也许斯库达摩尔是对的。也许这危机不过是场过眼烟云,很快,当我们迎来阳光普照人人心跳的欧冠赛时,或是火火烛烛一触即发的联赛冠军争夺战时,它就会烟消云散。如果英格兰败在威尔士手下,显然没人会再谈论什么克拉滕伯格了。
然而,单纯的认为,当危机不再成为新闻头条的同时危机也就不再成为危机,还是太过自欺欺人。默许了如此之多本该不容于绿茵场的行为,似乎让英格兰的裁判们在规则面前显得越发迷茫。
在“多德大戏”上演的前一天,克拉滕伯格先祭出了一场前戏。富勒姆对阵布莱克本的比赛中,他在伤停补时阶段示意格兰特-汉利对阿朗-休斯拉人犯规,富勒姆获点球。判罚正确,毫无问题,但是为什么这一次就判了?谁都看见汉利确实对富勒姆球员犯规,问题是,鬼晓得为啥这一次就是点球,而其他那么多次都不是。
克拉滕伯格高昂头颅一怒而甩袖归去来的气势一点儿都没能解释以上的问题。有人认为他做出这个判罚是出于补偿心理,因之前安迪-约翰逊被侵犯时他漏判了一个点球。这么说,当比赛中需要抹去之前因遇到难以裁决的问题而误判所造成的影响时,或是当场上气氛需要缓和时,英足总允许裁判们随手演绎规则,只要在同一场比赛内对竞技双方误判守衡即可。这可真是便捷公正。
和他的很多同行一样,克拉滕伯格应该会赞成,启用赛后视频审核系统来纠正那些太过明显的误判。
国际足联也认同这一方案,不管英足总放的什么话。
“我都是定期和国际足联官员确认章程的,”英足总那个软骨头,啊对不起,是秘书长,亚历克斯-豪恩说,“FIFA的规章上写着,如果主裁判目击了争议事件的发生,那么赛后不予重审。”他接着扯了一通英足总的议题是如何如何的倍受推崇,接着抬出来那句常挂嘴边最为顺溜的口号“没有裁判,就没有比赛”。嗯,国际足联的烟雾弹施放部定然会为他感到骄傲。预计下周,我们将看到霍恩就草根足球的问题进行一番拿腔拿势的高论,届时市场公关部总监朱利安-埃克尔斯(Julian Eccles)大概会在一边淡定的把一杯水往肚子里灌。
你必须承认,这作的真特么好一场秀。
不管是谁跟霍恩说的争议判罚不能重审,他都是在和 FIFA官方规则手册第77章拧着来。如果英足总不是软蛋的话,他们应该自己指出这一点,但事实上他们选择了上诉请求澄清事实,因为,他们宣称说,自己从上头领到的指示自相矛盾。所以说,咱们无视“指示”就好。 英足总应当毫无压力的实施判罚重审系统,如果国际足联对此表示质疑,告诉他们请自行回家查规则手册去;如果他们查完了再认为这一条该改掉,那好,改完了咱们依然对新的规则服气。但是在此之前么,你知道,或是不知道,规则就在那里,白纸黑字。足总态度如此含混,难怪克拉滕伯格及其同僚们感到如此孤立无援:动不动被骂漏判了明显犯规,但是赛后不能重审,对所犯过失回天乏力,自己想要改都改不了。
英格兰足球反复无常的本性,在这儿也是个问题。如果确立重审系统,裁判们是不是就可以在周六尽情失明来取悦观众,然后到了周一,再悄悄的把该落实的规章落实一遍?嗯,周日就优先保证天空体育《超级星期天》栏目的观众看到顺畅比赛吧,等到周一逃开睽睽众目,咱们再摸着自己良心正视这个事儿:矮油,卡拉格和拉斐尔本该双双染红滚出赛场哎。(你是可以追加判罚,但是没法改变比赛中那俩没被清出球场的事实。)
这些状况实在很危险,因为英格兰足球必须得有个定夺了,将来比赛风格的发展方向究竟何去何从。
在大西洋彼岸,NHL(北美冰球联盟)正尝试施用罚款和停赛双管齐下,来减少冰场上的暴力行为。纽约岛人队(New York Islanders)为此买了高逾60,000英镑的罚单,他们的Trevor Gillies被禁赛9场,而匹兹堡企鹅队(Pittsburgh Penguins)的Eric Godard近日也为自己在比赛中头脑发热的行为吃到了10场禁赛的苦果。
但这还是太晚了。NHL每年的产值高达 180亿英镑,有谁没事儿想着把本已成功的运营模式乾坤大挪移?“我们所有的民意调查都显示,球迷们理解(其实是严重支持)冰球赛中的斗殴也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他们并不希望这个部分被清洗掉。”当有人对日益升级的冰球暴力事件提出质疑时,NHL委员会会长加利-贝特曼(Gary Betman)如是说。
要天纵英才还是嗜血杀手?显然,NHL在对这两方进行了一番权衡后,站在了后者的一边。作为冰球迷,你要是更乐意欣赏克罗斯比神出鬼没,而不是爱看两个壮如熊罴的兄贵喊杀喊打,那你可得注意了。瞧见没,NHL的大门口那块警示牌多年伫立不倒,上书曰:警告!道德底线可能沦丧!
2004年2月,科罗拉多雪崩队(Colorado Avalanche)的Steve Moore在与温哥华法裔队(Vancouver Canucks) 比赛中遭黑拳倒地,对方的Todd Bertuzzi又上前横加了致命一击。这一事件在Moore身上留下了3处椎骨骨折,外加脊椎韧带撕裂和脑震荡。
他再没能返回冰场。 “如此暴行出现在我们的赛场中,是可忍孰不可忍!” 雪崩队教练托尼-格兰纳托(Tony Granato)说。但事实上,孰都忍了。
一个月后,费城非人队与渥太华参议员队的较量见证了一场20人被罚离场的比赛,全部罚分时长419分钟(冰球规则:犯规者被关XHW2-10分钟,10分钟的恶劣犯规者直接驱逐出场,但是由一名队友代坐10分钟xhw),冰面仅余5人。近日里企鹅队与岛人队的一次碰瓷儿则携手收获了346分钟罚分时间。本周一(3月7日),NHL的伤病名单上添了12名脑震荡的球员,另有三人头部其他伤势并发晕眩。
这是冰球运动很久以前就做出的选择,但是英格兰足球还有时间回头是岸。克拉滕伯格摆出那副劳资不玩了也要捍卫自己名誉的架势实在多余,裁判面前的选项其实很简单:是一法同遵,还是自行其事;是抽身事外,还是投身力行;是捍卫电视收视率,还是捍卫收视率的源头——场上球员。
斯库达摩尔也许是对的,裁判危机也许是过眼烟云终将散,但是总有一天,问题会积攒到无可挽回的地步,而那时英格兰足球怕是要陷进黑洞再也无法自拔。那可就好玩了,对吧。
顺便说一句:在英超当前的射手榜上,安迪-卡罗尔排在并列第三,屈居贝尔巴托夫与特维斯之后。但事实上,卡罗尔从去年12月28日起就因伤没有上过赛场,直到上周日(3月6日)才复出为利物浦替补上阵。
这说明什么?对于前锋们来讲,今时今日真不是个可以轻易拈花走马一骑绝尘的年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小黑屋|手机版|曼联球迷网 ( 蜀ICP备14016445号-1 )  

GMT+8, 2016-12-7 20:34 , Processed in 0.12607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