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曼联球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查看: 29|回复: 1

[足坛资讯] 前球员揭丑英国足坛:青训教练性侵幼年球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5 20: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卫报》刊发了对一位名叫安迪-伍德沃德(Andy Woodward)的前职业球员的专访。在这篇专访中,伍德沃德讲述了他年幼时被一名教练性侵的经历。这再度在英国足坛引发了轩然大波,有不少前球员站出来表示自己曾遭到类似暴行。

安迪-伍德沃德今年43岁,他曾效力于伯利、谢菲尔德联和斯坎索普联等球队。29岁时,他早早宣布退役,因为幼时被教练性侵的经历给他带来了无法抹去的影响。他本可以匿名讲述自己的故事,但是他还是决定公开发声,与所有人分享这段悲惨的经历。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认为,一直带着这个秘密生活的小球员可能还有上百个。

年幼时曾是曼联球迷的伍德沃德加入了斯托克波特青年队,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名叫巴里-本内尔(Barry Bennell)的教练——同时也是一位恋童癖者。1998年,本内尔在承认23项关于性侵六名年龄在9到15岁的男孩的指控后被判入狱9年。上世纪80到90年代,本内尔在克鲁俱乐部担任教练,他也曾在德比郡、斯塔福德郡、柴郡和大曼彻斯特地区的球队中担任过青年队教练。伍德沃德是其中一名在克鲁俱乐部的受害者,他也认识其他受害者。他怀疑他们中不少人以后都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球员。

“我当时只是想踢球。我父母总说我无论去哪手里都会抱一个足球。我把克鲁视为梦开始的地方。但是我也是个比较温顺的人,而那些温顺弱小的男孩总被本内尔盯上。”

本内尔常把小球员带到他的家中,那里有老虎机、台球桌,还有猴子、大白熊犬和野猫。“那是我的梦想——我记得——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他还向我扔糖果,说,你能待在这里,这就是我能为你做的。那时他还是个很有名的青训教练,所以我们暑假甚至放学时间都在他那里。我们和他去看每场克鲁的比赛,他喜欢深色头发的孩子,我还是个孩子,我一开始很相信他。”

虐待完小球员后,本内尔恐吓他们不要揭发他。“他经常拿出双截棍,让我拿起一张白纸,然后他用力地用双截棍把纸头一劈为二。”伍德沃德说。

年轻的伍德沃德变得非常内向,“我的青春期很不正常”。但这还不是这个故事中最令人感到心寒的一部分,伍德沃德14岁的时候,本内尔开始和他当时16岁的姐姐交往。“他年纪大我姐姐很多,一开始他不希望有人知道这件事,他就对我说,如果我敢向其他人说这件事情的一个字的话,我就永远不能踢球了。

“我当时吓得要死,因为他那时的权力太大了。这对我来说就像个双重打击。他甚至还和我姐姐在同一幢房子里时侵犯我。后来,他们的关系公开后,每周日晚上他都会来我家吃饭。他坐在我父母及其他家人旁边,有说有笑。我非常害怕他,所以只能坐在一边保持沉默。”

伍德沃德18岁时,本内尔和伍德沃德的姐姐结婚。这让伍德沃德备受折磨。“我真的想在教堂里杀了他,那种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1995年,伍德沃德加盟伯利。那时对本内尔的调查也已经开始。来自柴郡、德比郡和北威尔士地区的受害者纷纷发声,本内尔还被指控在西班牙美国等地参加足球课程时侵害小球员。但本内尔却表示自己是在“帮小球员走上正确的道路,他们愿意做我让他们做的事。”

本内尔入狱后,伍德沃德来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期,“我只是感觉到整个人都放轻松了。”但是,那段恐怖经历的阴影仍笼罩着他。“一个周日晚上,我到乐购买东西。突然我听到有一声巨响,好像什么东西击中了我,我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我的心跳在加速,全身血液似乎一下子涌上了大脑。我回家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后,医生说,这是恐怖症发作了。”

一周后的一场比赛中,伍德沃德假装受伤离开球场,但其实当时他的恐惧症又突然发作了。“当时我回到更衣室后大哭了起来,心想我这辈子完了。”

而这样的情况在伍德沃德的球员时代经常发生。他曾尝试过差不多10次自杀。“人们说那些试图自杀的人只是为了吸引他人的关注或寻求帮助,但是我的理由绝对是我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唯一阻止我自杀的是,我知道这可能导致别人也这样做。

“我永远不会再去想这段回忆,”伍德沃德说:“我的生活全毁了,其他受害者呢?我说的是当时本内尔挑选的上百名小男孩或许现在仍带着恐惧生活。我要毫不保留地揭露出来,也给其他受害者一个机会。是的,我失去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现在我仍在这里。我挺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其他人也能有这样的力量。”

今年62岁的本内尔去年3月因一起多年前性侵一名麦克尔斯菲尔德12岁男孩而被判入狱两年。伍德沃德怀疑现在已改名理查德-琼斯(Richard Jones)的本内尔曾在第二次入狱前长期与至少一名恋童癖者者勾结作案,而他的同伙至今仍逍遥法外。这也是伍德沃德希望其他受害者能站出来的原因。“我确信还有很多可怕的事还没有被挖出来,我也知道足球圈里很多人都会牵涉进来,我对此并不会感到惊讶。

“站出来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力量,但我希望这样的事以后能不再发生。我最终能够发出声音,我想给其他受害者以信心。我们都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我们都只是渴望成为足球运动员。我们中有些人很幸运,能得以走过这段可怕的时光,但有些人却不行。我们遭受了同样的痛苦。”

“我告诉了警察发生的全部,那时我的家人也知道了。看到家人遭到的毁灭性的打击也是最艰难的事情之一。我姐姐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她马上离开了本内尔。后来我的父母也知道了这一切,他们不得不在这件事的阴影下生活。我和家人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但无疑这对我们带来了巨大影响,我们可能余生都要受此影响。过去18个月里,如果没有塞尔达的陪伴,我可能都没法过下去了。”

伍德沃德勇敢又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故事,如果你认为他只是表达对这个世界的愤怒,那你可能错了。他只是对自己成长过程中深爱着的足球运动和当时更衣室里的环境感到失望。他说那种环境是把所有事情都压下来。“我在克鲁的那几年,很多人都讨论过这件事。很多人还直接当我面说,我猜他对你这么做了,我们都知道他这么做了。但他们只在更衣室里说。在俱乐部外,他们从没讨论过这件事。这就是当时的足球圈:我们能在这里讨论,但我们要保证这件事情不传出去。没人想打破这个圈子。”

“俱乐部从来没有被追究过责任。这么多年后,我认为俱乐部一定也知道小男孩们被本内尔带去家里。这就是我为什么对克鲁俱乐部感到失望的原因。我当时不是在学校,而是在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他们有义务保护这些孩子们,那里有上百个孩子。”

伍德沃德希望,这样能给自己一个交代。但这仍一直笼罩着他的生活,他依然在承受那段恐怖日子带给他的痛苦。“即使是现在,每当周六有克鲁俱乐部的比赛结果时,我都会有一种恶心的感觉,然后我的胃就开始翻江倒海,而现在我已经43岁了。”
发表于 2016-11-26 00:0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小黑屋|手机版|曼联球迷网 ( 蜀ICP备14016445号-1 )  

GMT+8, 2016-12-4 12:00 , Processed in 0.08464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