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曼联球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查看: 118|回复: 2

[懂球狗] 爱在战火纷飞时:叙利亚为何如此渴望胜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0 12: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叙利亚前锋马瓦斯从两名中国后卫的夹防中挤了过去,冷静地闪过了冒失出击的门将,稍稍调整了身体重心之后,打进了全场比赛的唯一进球,将三分收入囊中。场内的37000名球迷鸦雀无声。

马瓦斯让中国陷入绝境.jpg
(图)马瓦斯让中国陷入绝境

在西安这场关键的比赛之前,叙利亚国家队只有8人在训练营集结备战。不仅如此,在一个月前与韩国队的那场比赛之后,叙利亚已经没有能力再组织起预选赛之外的任何友谊赛。对于所有前往中国参赛的球员,叙足协给予了每人800欧元的补贴。

叙利亚内战已经进入了第六个年头,期间,超过千万的叙利亚人背井离乡,另有超过47万人失去了生命,而这一切看起来仍是遥遥无期。在国内,阿萨德政权、俄罗斯势力、土耳其武装、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伊斯兰国以及反抗军等等多方长期混战,硝烟弥漫在整个叙利亚,流血、死亡和第二天的太阳不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

然而足球在叙利亚的土地上没有停转,从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始终没有。参考之前的亚洲冠军伊拉克曾因为战争原因在2002-2004两个赛季暂停了联赛,叙利亚联赛的持续运行就显得弥足珍贵。

【曾经的繁华】

2012-13赛季,受安全形势所迫,叙利亚联赛的全部赛事都放在了首都大马士革进行。接下来的赛季比赛则是在大马士革和拉塔基亚两座城市开展,共有16-20支球队分成了两个小组,每组的前三名进行复赛,决出最后的冠军。不过由于经费紧缺,也有若干球队没能顺利打完全部比赛。

所以这几年,叙利亚成绩最好的球队一般都是Al-Jaish, Al-Shurta或Al-Wahda这种处于大马士革,或者拥有政府背景的球队。他们也正在代表,并将继续代表叙利亚足球参加亚洲第二等级的洲际比赛——亚洲足协杯(AFC Cup)。

值得一提的是,叙利亚球员身体素质出众,在战争爆发前这里的各级联赛进行得热火朝天,很多不同地区的球队都想要在亚洲有立足之地。

霍姆斯的阿尔卡拉马俱乐部(Al-Karamah Sporting Club)是叙利亚历史最为悠久的俱乐部之一,他们在2005-2009连续四年蝉联叙利亚联赛冠军。更了不起的是在2006年,他们距离梦寐以求的亚冠冠军仅有一步之遥,一路过关斩将杀进决赛的他们只是两回合总比分2-3惜败于韩国全北现代。

而在霍姆斯北面185公里,如今已经满目疮痍的阿勒颇,这里的阿尔伊蒂哈德(Al-Ittihad SC Aleppo)也曾经在亚洲小有名气,战前他们曾两次进入亚冠小组赛,还在2010年捧得亚洲足协杯冠军。时过境迁,现在这座古老的城市中已经难以寻觅到足球的影子,只有难得平静的日子,或许你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孩子在废墟中“享受”足球。



在国家队层面,叙利亚曾经获得了2011年卡塔尔亚洲杯的参赛资格,这是他们当时15年内首次入围。不过小组赛叙利亚一胜两负,位列第三未能出线。不过在球员们收拾行李回国时,他们还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有所收获,并且寄望有更好的未来。

2011年3月,随着叙利亚反对派进驻大马士革、政府释放被关押的政治犯,之前所有的积极努力基本上全都白费了。从那时开始,足球运动就开始受到频繁的影响。之后叙利亚的形势越来越糟,各种恐怖袭击频现,大量平民外逃,形成了影响全球的难民潮,也造成了中东局势的更加不稳定。

【球场或战场】

战争爆发之后不久,当时霍姆斯还处于政府军的包围之下,时年20岁的球员阿卜杜尔-巴塞特(Abdul Baset Al-Sarout)成为了这座城市反抗军的知名人物。他曾是一名天赋不凡的门将,曾在叙利亚U17和U20国家队,以及阿尔卡拉马俱乐部效力。不过他决定脱下手套,投身他认为在眼下更具意义的事业中。
走出球场的巴塞特像曾经对队友呐喊一样,用嘹亮的嗓音唱出爱国的歌谣,动员身边的人加入革命,反抗政府。





(图)巴塞特成为了反抗军的代表形象

目前没有关于他行踪的确切消息,不过年初他曾经出现在一个土耳其的访谈节目中。暂时放下武装的他讲述了革命是如何发展,以及承诺叙利亚人民他们一定会胜利。巴塞特还表示,如果一切结束之后自己还活着,愿望仍然是重返球场。

不过叙利亚球员们在大环境之下的命运并不都和巴塞特一样。

2013年2月,两枚迫击炮弹击中了大马士革的一家酒店,当时霍姆斯Al-Wathba俱乐部的队员正在酒店做赛前准备,他们正要与来自哈马的Al-Nawair俱乐部进行一场联赛。Al-Wathba俱乐部的前锋,27岁的尤瑟夫-苏莱曼(Youssef Suleiman)不幸身亡,许多队友不同程度受伤。

当时的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在针对这起事件的公开信中表达了对于苏莱曼和叙利亚足协的悲痛之情。这个年轻人曾在2008年的亚冠比赛中代表阿尔卡拉马俱乐部登场,在身亡半年前他的妻子刚刚诞下两人爱的结晶。

今年7月发生的事更加骇人听闻。拉卡的Al-Shabab俱乐部有四名球员:Osama Abu Kuwait, Ihsan Al Shuwaikh, Nehad Al Hussen和Ahmed Ahawakh被号称是ISIS组织的成员逮捕,理由是怀疑他们参与了库尔德人民保卫军(YPG)的间谍活动,之后,他们四人在大街上遭到了残忍的斩首,包括儿童在内的很多民众被强迫观看了屠杀过程。

Jehad Qassab是阿尔卡拉马俱乐部联赛四连冠和当年亚冠亚军队的主力成员,还随队举起过3座国内杯赛奖杯,而就在本月,他被折磨致死。终年40岁的他曾是国家队的主力后卫。

他在2014年被指控参与了多起暴乱事件并被抓捕。然而在遇害之前,他的名字其实已经被写在了与政府互换囚犯的名单中,只可惜这一切来的太迟了。
众多证据表明,在国内局势动荡期间失去性命的叙利亚运动员数量不在少数,只是他们中的大多数连被新闻报道的机会都得不到。另有超过200名球员离开祖国,前往黎巴嫩、伊拉克和土耳其继续为自己和家庭寻找生计。
【漫漫求生路】
Jassem Al-Nuwaiji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曾在代尔祖尔的Al-Fotuwa俱乐部效力,之后辗转约旦和阿曼的球队,延续自己的梦想,他盼望重新回到家乡、回到城市、回到祖国的那一天能够早些到来。关于他的故事已经被ESPN六月的杂志刊登。
许多离家万里的球员只能寄望于在新的环境中,能够倚靠自身的职业背景养活自己。
17岁的默罕默德-雅杜(Mohammed Jaddou)曾拥有无限光明的前景,他曾经是叙利亚U17国家队队长,差点就要率领球队征战2015年的智利U17世界杯,但是他的队友塔里克-贾利尔(Tarik Gharir)被炸弹袭击身亡的事件对雅杜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从小相识的他一直将贾利尔视为亲兄弟。最终,雅杜的家庭决心突破层层困难离开叙利亚,跟随数百万的难民共同寻找栖身之所。后来他们到达德国,现在他和父亲正在设法融入这里。不过显然,代表U17国家队征战世界杯的梦想就此破灭了。



(图)默罕默德-雅杜是极少数能够作为难民在欧洲继续踢球的叙利亚人

雅杜不会说德语,目前在德国南部的拉芬斯堡俱乐部效力,球队处于第五级别联赛。他希望能通过努力赢得一份来自顶级联赛的合同,不过在这之前,他首先需要等待合法居民身份获批。

56岁的叙利亚足球教练奥萨马-阿卜杜尔-莫森因为一次尴尬的事件而令全世界知晓——怀抱7岁儿子的他在直播中被一名匈牙利记者故意绊倒。


(图)匈牙利女记者佩特拉-拉兹洛臭名昭著的一绊

现在奥萨马作为教练在西班牙赫塔菲的CENAFE足球学校任职,月薪1200欧元。他和儿子萨义德之后被邀请参观皇马俱乐部,萨义德还得到了作为球童牵手自己的偶像C罗踏进伯纳乌球场的机会。



(图)萨义德跟随C罗走进伯纳乌

大多数的其他叙利亚足球人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书写故事,他们大多不为人知,挣扎的生活是身上的共同点。为了谋生,他们必须在生活的小路上披荆斩棘,忍受各自的困苦。

【无欲意则刚】

重新说回叙利亚国家队吧,他们让叙利亚人团结在一起。40强赛的征程相对来说很轻松,他们在小组赛中以第二名携手日本出线,叙利亚赢下了8场比赛中的6场,拿到18分,只是两次败给了小组第一日本。

而在场下,卡松山鹰(译注:Qasioun Eagles,叙利亚国家队的昵称,因大马士革的卡松山(Mount Qasioun)得名,叙利亚的队徽也是鹰)的一路也不平坦。首先是因为安保原因,叙利亚被剥夺了承办主场比赛的权力,移师阿曼;另外,在40强赛2-1战胜新加坡的赛前发布会上,前任主帅的一番言行又让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叙利亚球迷感到不满。

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主帅易卜拉欣(Fajr Ibrahim)穿着一件印有阿萨德照片的T恤衫,他说:“我们为巴沙尔总统感到自豪,非常自豪,这个男人在与全世界的恐怖组织做斗争。他同样也是为每一个人而战,他是世界上最棒的人。”



(图)易卜拉欣教练组身穿印有阿萨德照片的T恤

如果你想知道政治能够多么生硬地与足球运动结合,那么这就是最好的例子了。现如今阿萨德政权正在被全球孤立,急切地想要寻找出路。它想要通过足球来展示自己对于叙利亚的影响力并没有因为在大马士革的战事而停止运转。

就在去年,国际足联冻结了约2.25亿美元的资金,理由是怀疑它们可能是被叙国内复兴党(Ba’ath Party)操纵,用来建立名叫“体育总局(General Sports Authority)”的组织,从而控制国内的全部体育项目开展。同样的,对大马士革几家具有政府背景的球队进行资金调查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还有一个值得一说的例子,就是27岁目前效力于沙特阿尔阿赫利俱乐部的叙利亚射手奥马尔-阿尔索玛(Omar Al Somah)了。他在过去几个赛季中进球如麻:身材修长的他在48场俱乐部比赛中打进了53球。

他最后一次代表叙利亚参赛是2012年在科威特举行的西亚足球锦标赛。在此之后尽管叙利亚足协和多位主教练都极力说服,但奥马尔都拒绝接受国家队的征召。现任主帅哈基姆也仍然在争取,希望他能加入国家队,为争取世界杯名额而战。

至于理由?坊间都在传言奥马尔想要加入沙特阿拉伯国籍,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更有钱途,人身安全显然也能得到更好保障。

此前执教新加坡的德国老帅斯坦杰(Bernd Walter Stange)在40强赛与叙利亚的赛前发布会上曾提到自己曾率领过的伊拉克国家队:“那里什么也没剩下——没有足球,没有条件,一切太艰难了。在伊拉克国内我们完全踢不了比赛。”

“然而球员们的动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们迫不及待为祖国而战,力图让饱受战乱摧残的国人看到自己的表现,想要为他们带去一丝可能的慰藉。所以,伊拉克队可不好欺负,正是在最困难的时光,他们取得了最成功的战绩。”

现在的叙利亚就像那支伊拉克,卡松山鹰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抛下场外的伤痛,在赛场贡献出自己的全力。虽然最近一场预选赛他们遗憾地败给了卡塔尔,但叙利亚仍然拥有进军俄罗斯的可能。



现在,球场上的胜利足以让坚守国内或者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民忘记创伤。

现在,这个国家正前所未有地渴望胜利。

转自懂球帝  翻译:Hana酱  来源:thesefootballtimes

原文地址:http://www.dongqiudi.com/article/239269#
发表于 2016-10-30 13:4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和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8 10: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赢下比赛,举国停战!看你的了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小黑屋|手机版|曼联球迷网 ( 蜀ICP备14016445号-1 )  

GMT+8, 2016-12-3 06:24 , Processed in 0.082751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